六度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水浒逐鹿传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恩威并施(求订阅!)

第四百三十三章 恩威并施(求订阅!)

        …

        许贯忠、乐和、李助、刘敏、房学度、李懹、李纵、王彦等人研究了一会辽国的那枚传国玉玺之后,许贯忠道:“这枚传国玉玺的雕工似乎差了一点,与汗青上记实的玉玺的外形也有一点不切合。”

        李衍道:“杨再兴说,他试探过了,这枚传国玉玺就是辽国世代相传的那枚。”

        刘敏道:“很可能在石敬瑭那里就是假的。”

        乐和道:“真与假并不重要,只要它是辽国世代相传的那枚就行。”

        房学度道:“不错,有了它,大都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取辽而代之了。”

        李衍道:“也就是锦上添花罢了,最后还是得靠实力。”

        众人都是一笑,“大都督还是那么英明。”

        李衍道:“我走以后,你们不用跟薛嗣昌客气,在咱们彻底进入云地之前,他们不敢跟咱们动手。”

        因为薛嗣昌给李衍雇了五十万民夫,李衍要运的粮草辎重、武器物资,已经有大半运到了应州城和寰州城。

        不过这并不是李衍离开太原城的主要原因。

        李衍之所以离开太原城,还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韩世忠这次的缴获太多了,多到必须得李衍亲自去处理。

        第二个、萧昂、萧昱、迪六等辽国降将,带着由拐子左军和拐子右军伪装的辽军,以天祚帝援军的名义,骗开了辽西京城门,并混入其中,萧昂还杀死了前来接应的萧察剌,辽西京不攻自破,换而言之,李衍如今已经拥有了半个云地,并且在云地还有一个防御设施极为完善的都城。

        (萧察剌组建的皮室军的主将耶律得重以及他的四个儿子耶律宗云、耶律宗电、耶律宗雷、耶律宗霖见事不好带着一千多人马护着西京惕隐也就是天祚帝的庶长子赵王耶律习泥烈从另一个门逃出了辽西京。)

        第三个、金人奔辽西京来了,拐子左军已经跟完颜宗翰的先锋军做过了一场,双方打了个平分秋色(各死伤了七八百),后来拐子右军和娘子军来援,金人见不可敌,逃了——这件事得李衍亲自去坐镇,毕竟,谁都不知道,此事最后会不会演变成两家的大决战。

        总之,李衍不能再在太原城待下去了。

        所以,李衍准备将太原城交给许贯忠和乐和,再将刘敏军、房学度军、李懹军留给许贯忠和乐和保护粮草辎重、武器物资,然后带其他军队进入云地。

        ……

        第二天一大早,李衍便带大军开拔。

        薛嗣昌见状,长出了一口气,“官家终于可以安心了!”

        一路北上过雁门关进入云地。

        路过应州和寰州的时候,李衍考虑到金国要来云地一事很棘手,便没有去应州和寰州,而是让张宪、刘子羽、刘锜、王庶等人出城汇报了一下应州和寰州目前的情况,然后李衍就直奔辽西京而去。

        等李衍的大军到达辽西京的时候,正值日上中天。

        李衍听从李助的建议,并没有骑自己的第一坐骑狮子骢,而是骑自己新得的坐骑爪黄飞电,并将自己最闪亮的铠甲穿上,又让自己手下将领之中魁梧壮硕的和同样魁梧壮硕的士卒(全都是卖相极佳的)身披最好的坚甲、骑最神骏的宝马护送自己进城,而李衍带来的六万大军(有一半是充当民夫的预备役)整整齐齐的排成六个方队齐步护送自己到城门处,总而言之,就是将门面工程做足。

        别小瞧这门面功夫,它能稳定人心,尤其是对于新占领的地区而言,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李衍和梁山军就是再有盛名,也不如他们看到的直观,更何况,李衍和梁山军之前在这燕云之地并没有太大的名气。

        果然!

        见李衍如此英雄,又见李衍的大军如此雄壮,尤其不少原辽臣认出来了李衍所骑的正是天祚帝的爪黄飞电,无不心生敬畏,并心道:“辽国成为历史了,此人或许将成为新的天下之主。”

        赵鼎、岳飞、韩世忠等文武百官将李衍迎进城来,然后直接护卫李衍到了内城的皇宫。

        李衍缓缓登上万岁殿,这里是辽国历代国君包括天祚帝在西京面见群臣和发号施令的地方。

        皇宫内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李衍神情肃然地端坐在大殿宝座上,夷离毕萧赞率文武百僚僧道父老出丹凤门来到球场上伏罪投拜。

        李衍通过翻译说道:“你们既无意拒我,那就全都赦了吧。”

        众人拜谢。

        李衍挥挥手,让无关人员散去。

        待无关人等全都散去,李衍道:“自入云地以来,咱们梁山军所向披靡,你们这些领兵的将领做的还不错,打出了咱们梁山军应有的威风……然,这只是刚刚开始,云地还有半数之地没有收复,燕地我等更是还未涉足,且金人已经派遣大军西来,夏人也要来,辽人也还有半壁江山,所以你等不可懈怠。”

        一众武将齐拜道:“诺!”

        李衍又道:“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我们要将这云地当成乐浪、真番等郡一般用心治理,不可搞歧视,不论汉民,还是契丹、奚、渤海等有色之民,皆是我梁山泊治下之民,要做到爱民如子,谁若是做不到,就下去换能做到的人来。”

        赵鼎领着一众文臣拜道:“诺!”

        李衍眼睛一闭一睁,随即露出毫不加掩饰的杀意,道:“不论汉民,还是契丹、奚、渤海等有色之民,限十日内更换我梁山泊服饰,三个月内留起头发,不更换、不留头发者,一次警告,第二次直接格杀勿论!”

        这没甚么可商量的,你连衣服都不肯换,连头发都不肯留,换而言之,你连敷衍都不肯敷衍我一下,显然是毫无归顺之意,对于这种顽固之人,不杀他,难道留着他处处反抗自己?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李衍话中的杀气腾腾,进而心有戚戚!

        李衍扫视了一圈殿下之臣,目光重点落在那些还穿着契丹服饰的降臣身上,然后道:“你等务必要广泛通知,免得杀错了人。”

        穿了契丹服饰的辽国降臣无不心道:“失策,怎么能穿契丹服饰来见这位,回去一定换上宋……换上梁山泊的服饰!”

        梁山泊的服饰跟宋国的服饰是有一些差别的。

        虽然来了六七年,可李衍还是有些穿不惯宋人的服饰,尤其是开裆裤,只有两条裤腿,无腰无裆,便亲自指导侯健做后世的裤子,后来被人戏叫“大都督裤”,同时也在水泊梁山的势力范围内流行开来。

        因为怕民众一时接受不了,也因为水泊梁山现在还没有独立,衣服方面李衍改动的不大,大体上还是宋国的样式。

        又因为裤子是穿在里面的,外面还有裙子、长衫等衣物罩住。

        所以,不仔细看,梁山泊的服饰跟宋国的服饰差别不太大。

        有关云地的治理之策,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说完的,不必急于一时,再说今天毕竟是李衍刚来辽西京的第一天,而且天也快黑了,所以,说了几条最重要的,李衍就宣布:“行了,正事暂时就到这,上筵席,今日咱们一醉方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