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科幻小说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37、老熟人的第二层领主贝尔·D·库洛

37、老熟人的第二层领主贝尔·D·库洛

        “古特拉,你做事怎地越来越畏首畏尾,难道年纪大了,胆量也越来越小了吗?”

        门外,响起一道嘲笑声,一个中年人推门而入。刚才的一幕,他显然都知道。

        “据说,你的黑暗巫术修炼有成,近段时间又掌握了一个威力惊人的黑暗秘术,此类秘术最适合于暗杀,无声无息的将那个华国小子杀掉,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吗萌宠皇后最新章节。”朗罗克森然笑道。

        “那个少年并不简单,与他争斗,很有可能弄出大风波,我并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

        古特拉摇摇头道。

        “那个华国少年如此了得?”朗罗克有些吃惊的望着古特拉,明显有些不相信。

        古特拉乃是一位巫师中的长者,巫术高出他一个境界,乃是一位巫导师,堪比圣职者中的大神父。一个少年而已,居然能令古特拉忌惮。

        “难道他也是一位能堪比巫导师的强者?”朗罗克询问道。

        以为他知道,能令古特拉都没有信心暗杀的人,至少都是一位巫导师,或者与巫导师同境界的强者。甚至寻常的巫导师,都远不是古特拉的对手。

        “我们不能用巫师的境界来定义他,他应该是华夏国的一位武者,境界应该是武者中的胎息,与巫师中的巫导师相当。而且,他绝对不是普通的胎息境界武者。”

        古特拉很肯定的道,胎息境界的武者他见识过不少,一位寻常的胎息境界武者,绝对不可能给他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太不可思议了,我们魔神联盟里面像这样年轻的天才也不多。”

        朗罗克暗暗心惊,他修炼了几十年,才不过大巫师的境界,与武者中的抱丹境界相当。那个才不到二十的少年。居然足足高出了他一个境界。

        “有机会,我倒是很想与他斗上一番,但邮轮上,却并不方便。”古特拉微微有些可惜的道。

        “古特拉,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与一个少年竞争,那不是很尴尬。不过他出现在邮轮上,很有可能与那圣血有关,此时船上已经风云汇聚,各路高手纷纷而来。你或许真有机会与他一较高下。”

        朗罗克笑着道,他们两人出现在邮轮上,倒也是为了那圣血而来。一旦那身负圣血的血族之人走下邮轮,接下来恐怕便是一场龙争虎斗。

        ……

        莫问回到自己的房中,沈静依旧在沉睡,他并没有惊扰她。

        那个黑袍老者,实力有些不凡,所以莫问没有立刻对他动手,邮轮上他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这一点两人几乎达成了共识。

        如果下了邮轮,那个黑袍老头不再对希望宝石有企图倒也罢了,如果他不识趣,那就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一夜缓缓过去。邮轮上依旧平静,但无形暗流却在悄然涌动。

        第一道阳光射入窗户的时候,沈静已经早早的起床,为莫问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她并没有什么异常。昨晚的事情似乎全部都忘记了,只记得最后在莫问怀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还有一个小时,利剑号就会登陆鹿儿岛了。我们可以直接下船,然而再去富士山走一道。”

        沈静抱着一份地图,为后面的旅游行程做着计划。

        利剑号邮轮在鹿儿岛登陆后,停顿一天时间,又会启程返回魔都证仙劫最新章节。他们不准备做利剑号回国,而是直接前往富士山。

        “你没有签证就留在扶桑国,小心扶桑国把你当成偷渡者。”

        莫问笑着道,随着邮轮出国旅游并没有办理过签证,因为有着邮轮公司担保,但离开了邮轮,那可就是非法居留了。

        “放心吧,我有办法。”沈静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继续研究着富士山的旅游攻略。

        今天早晨,顾静曼与曼尔一大早的便在收拾行李,她们也准备在鹿儿岛直接下船。顾静曼因为与山口组约定在鹿儿岛黑斗,至于曼尔,她的目的本身便是为了偷渡过来,所以自然不会随着邮轮返航。

        “曼尔,你接下来有着什么打算,在扶桑国有亲属吗?”

        顾静曼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道。事实上她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几件衣服,以及一些简单的物品。

        曼尔并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你在扶桑国并没有亲人?”

        顾静曼惊讶的望着曼尔,她以为曼尔在扶桑国有亲人,所以才偷渡过来投靠。

        “我只是一个被家族抛弃的人,何来亲属?”曼尔自嘲的笑了笑。

        “那你前来扶桑国干什么?”顾静曼不解的道。

        “为了躲避贪婪者的追杀。”曼尔望了顾静曼一眼,然后自顾自的收拾着东西。

        “你有什么困难吗?我或许可以帮助到你。”顾静曼皱着眉头道,她没有想到曼尔的身份如此复杂?追杀?什么人追杀她?

        “顾静曼,谢谢你!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华夏人果然都很友善。”

        曼尔从行李中拿出一个雕像,沉默了一下,然后走到顾静曼面前,把那个雕像放在顾静曼手中,道:“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请把它收好,以后或许有用。”

        “下了船后,我就会离开,不必再与我联系,以后……以后若是有缘,我们或许还有再见的一天……”

        “曼尔,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有点像生死离别似的。”顾静曼皱着眉头道。

        “离别不都是伤感的吗?你别多想……”曼尔笑着道。

        “这个东西好吓人。”

        顾静曼望着手中的雕像,有些好笑的道。她都有些怀疑,这个东西是不是故意做出来吓人的恐怖道具,目的就是为了吓人。

        雕像是一个天使,质地很特殊,像是羊脂玉,但又有些不像。它并没有天使的美丽与圣洁,因为天使的脖子上,趴着一个血蝙蝠,尖锐的牙齿正咬在天使的咽喉上,几道血液从牙齿间流出。而天使的表情很痛苦,甚至能从天使的瞳孔中,感受到她的恐惧与绝望。

        雕像太逼真了,栩栩如生都不足以形容它的生动,恍然间扫它一眼,似乎一切就发生在眼前一般。心底深处就会情不自禁的升起一抹恐惧与绝望,也是顾静曼为什么说它能吓到人,即使她不经意间,都吓了一跳。

        “以后你把它贴身放置,它是我的传家宝,能给你带来幸运田间少年最新章节。但千万不能让别人见到它,如果有人来抢,那你就给他吧。”

        曼尔深深的望了那雕像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放心,你送给我的东西,我一定会好好的保管。谁敢抢我的,我就把他拍死。”

        顾静曼笑着道。她以为这个雕像价值不菲,有人见财起意心有歹念,所以曼尔才担心。

        “记住,千万千万不能让别人看见它,即使你最亲密的人。”曼尔再三嘱咐道。

        “放心啦,我天天藏着掖着,即使以后的先生都不让他知道总行吧。”顾静曼好笑的道。

        曼尔点了点头,并不再多说什么,一个人走到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的朝阳,金光洒落而下,照射在她的脸上,怔怔出神,不知再想什么。

        一个小时候后,利剑号顺利登陆鹿儿岛,一些有心在鹿儿岛观光的游客纷纷下船。

        莫问一手拉着沈静的行李箱,一手拉着沈静,走在下船队伍的前面。

        面前,便是一个大大的港口,很空旷,像是一个世界的窗口,每天都有庞大的人与物资在这个港口流动,吞吐量惊人。

        “你那个好姐姐到底找你有什么事情呀?”

        沈静略微有点小不满,她与莫问两人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他那个姐姐都要参合一脚。

        “一点小事而已,耽误不了几天。”莫问笑着道。

        “一点小事还能麻烦你。”沈静小声道。

        “你怎么都越来越爱吃醋了?”莫问好笑的道。

        “才没有……”沈静脸蛋微红,闭嘴不言了。原本她计划今天就可以启程前往富士山,却因为顾静曼的事情要耽误几天。

        两人并没有等多久,一个穿着时尚的都市丽人便从通道口走了出来,不是顾静曼又是何人。

        她一见到莫问,便笑着走了过来,一点也不客气的将自己手中的行李箱塞在莫问手中。

        于是,莫问两只手都没有闲着,左右一边一个行李箱。

        顾静曼身后,有七八个人跟随,郑双双便在里面,她手中依旧拉着那个大行李箱。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莫问认识的人,正是之前见过一面的那个顾家堡管家,好像叫陈刚勋,顾静曼叫他陈伯。

        陈伯第一时间也注意到了莫问,眼中闪过一抹恭敬之色,对于武者而言,达者为师,强者便有资格令人尊敬。

        “晚上姐姐好好的宴请你们一顿。”

        顾静曼一甩秀发,把挂在衣领上的墨镜取下,张扬的戴着,一副大家小姐出行的模样。

        “我来拿吧。”

        沈静很不乐意的望了顾静曼一眼,伸手想把自己的行李从莫问手中拿过来。顾静曼身后明明跟着那么多保镖,一个行李箱却要莫问拿着,好像莫问好欺负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