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科幻小说 - 某港综世界的枭雄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天真又好笑

第三章 天真又好笑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的港岛怎么办?

        “当然是赚钱了,不赚钱享受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难道光浪费空气啊?”

        旺角屋邨楼内。

        王祖洛拎着东西跟在一个干巴瘦的老伯后面爬楼梯。

        听到朱老伯问自己将来有什么打算之后,顺口就回了一句。

        不想办法赚钱能怎么办?

        看看自己用的手机,在前世原本应该1992年出现的,可现在就好好的在自己腰间别着。

        这个混乱的港影世界,想要靠脑子里那点有限的港岛股票记忆,进股市能少赔点都算自己是个炒股天才呀。

        “赚钱?”老伯突然停住脚步:

        “你老豆赔上条命才赚到送你去上大学的钱。不求你出人头地,可你倒好,一毕业就给林威龙做事。”

        “我跟你老豆混了半辈子社团,最后他没命享受,我呢,连套屋邨楼都买不起,现在只能租啊,你……唉!”

        老伯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王祖洛似乎还想继续数落几句。

        这时,楼梯拐角出现个背着书包的靓丽小美女,看见王祖洛后惊喜的挥了挥手:“表哥,你终于回来了。”

        被人一打岔,老伯只能停下说教,瞪了眼跑过来的小女生说道:“赶紧去上学,放学之后别出去鬼混,早点回家吃饭。”

        “知道了…”小女生应付了一句后,飞快凑到王祖洛身边:“表哥,给我带生日礼物没?”

        小美女叫朱婉芳,在东南中学读书,每天乘坐巴士去学校,要起的十分早才行。

        “带了早餐,吃不吃?”

        王祖洛刚过来,哪记得对方生日是几号?

        翻了翻记忆,也没有找到对方生日到底是几月几。

        “你下个月才过生日呢,别为难你表哥了,他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晚上放学别乱跑,回来一起吃饭!”

        就在王祖洛尴尬的提着塑料袋时,朱老伯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

        朱婉芳轻哼了一声,抢过王祖洛手里的塑料袋,快步向着楼下跑去。

        “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放在你的床头了,别忘了看!”

        楼道里只留下一句带着委屈的提醒,随后已经看不见朱婉芳的人影了。

        “朱伯…”王祖洛尴尬站在原地只能微笑,原来今天是自己生日,这下是真尴尬了。

        “别在意,婉芳她在学校野惯了。对了,晚上你要吃什么,我去买。”

        朱老伯带着王祖洛走到自家门口,边掏钥匙边回头询问。

        “不用了,随便吃一口就行,我不挑的。”

        王祖洛也拿出钱包,从里面找出自己家的钥匙。

        两家住在同一层,并且还是对门。自从王祖洛老爹跑路死在海上之后,这几年都是朱老伯帮着照看房子。

        每年的生日要不是朱婉芳打电话过来说句生日快乐,王祖洛的生日就跟平常一个样。

        “不行,你都三年没回来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吃一顿才行。”

        朱老伯一挥手,帮王祖洛做了决定。

        目送朱老伯关上房门,王祖洛才松了口气。

        他现在就是个冒牌货,对于来自原身留下的这份亲情,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王祖洛在屋邨楼这里的房子是几年前他老爹用安家费置办下来的。

        整间屋大概六十多平方,两间卧室占了大部分。

        剩下一个客厅跟厨房结合的区域在阳台位置,门口这里的拐角挤出了一个卫生间,弄的房子布局看着有些紧凑。

        三年没回来,房间中除了没通电之外显得十分干净。

        看来是朱婉芳那个小妮子帮着打扫卫生来着。

        两间卧室,一间是王祖洛原身住的,另一间保持着原身老爹活着时的布局。

        走回自己房间,刚进门就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三个大罐头瓶,里面装着用彩色纸叠的星星。

        瓶子上面贴着‘生日快乐’四个字,一看就是朱婉芳做的。

        滴滴滴~

        腰间的手机开始响铃,摸出来一看是自己老大林威龙打过来的。

        “阿洛,尖东的场子以后归阿荣管理,你去一趟帮忙看看,省的那面的老家伙们动手脚。”

        电话中传来林威龙喘着粗气的声音,看样子是有什么体力活在办。

        “知道了大哥,我这就起床。”

        王祖洛装出一副刚睡醒不久的样子,萎靡的回了一句。

        “阿荣去尖东之后,旺角的财务公司归你打理。别说大佬对你不好,你跟了我三年,也该出来帮我做事了!”

        “我们这行最重要的是所有人一条心,做不成朋友那就是敌人,你懂我的意思对吧?”

        林威龙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严厉,就连电话那边的嘎吱声都停了下来。

        王祖洛知道是怎么回事,原身之前虽然帮着处理一些黑活,但对于这种的生意能拖就拖。

        甚至还积极报名各大学的商业进修班,脱离社团洗白的意思不言而喻。

        要不是留着他还有用,林威龙早就将他沉海了。

        王祖洛沉默了一阵后回答道:“好的,但是我没这方面经验,前期可能会没有收益…。”

        顿时,电话那边传来林威龙的笑声:“哈哈,放心,今年你不用交规费,另外让阿荣给你留几个得力干将,财务公司里面没有能打的可不行,要不然联英那群人会过来占场子的。”

        “放心大佬,我试着搞定,做生意的话……和气生财嘛…”

        挂断电话,王祖洛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在这个年代的港岛想要干干净净做正行,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十几年后回归才有的做啊,现在想要干干净净,做梦咩?

        原身的想法真的天真又好笑,干干净净赚钱好还上欠林威龙的高利贷,之后跟林威龙一刀两断走自己的路。

        不,已经不能说他天真了,这简直就是愚蠢。

        有把柄攥在人家手里,还不想跟人家一条心,能赚够高利贷的利息都算他有能力呀。

        人家摆明了要吃他一辈子!

        但只要下水把自己也染成黑的,变成林威龙的自己人,高利贷的事情信不信都没有人再提?

        刚才故意等了一段时间才回话,也是为了防止林威龙起疑。

        之前原身一直对这些生意敬而远之,答应的太快林威龙有可能多想。

        “怎么样,阿洛答应没有?”

        尖沙咀的别墅中,周佩莲骑在林威龙身上,仿佛不经意般问了一句。

        “答应了,我就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不喜欢钱。现在丢一家小财务公司给他接手,等他赚到钱还怕他不用心帮忙?”

        “他的同学不少都在海关工作,将来跟日本人做生意还需要他多出力呢。”

        林威龙将嘴里的雪茄丢进烟灰缸,拍了拍周佩莲的大腿示意她起身穿衣服。

        “要不是现在求他帮忙,并且会三国语言的人才不好找,那个小白脸早就喂鲨鱼了,还想做正行…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