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科幻小说 - 高武:我能登陆一万年后在线阅读 - 第19章 达成成就—击碎同桌的三观!

第19章 达成成就—击碎同桌的三观!

        “你们说,林哥是不是身体那方面有缺陷?武欢欢那么一个大美人,他居然毫不动心!甚至连一点点主动都没有?”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做欲擒故纵!你们一个个的和舔狗一样,只有林哥我行我素,独立独行,这在女生眼里是什么?这叫桀骜不驯,这叫个性凛然!女孩们就好这一口!”

        “可这特立独行的也太特了吧,我看上次欢欢小姐红着脸,结结巴巴的拿着一道题请教,结果林哥三秒不到搞定,一巴掌推开欢欢小姐和她的作业本,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觉,这让欢欢小姐尴尬的站在原地好久,这简直就是铁石心肠真直男啊!”

        “行了,别一个个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了,你们的同桌搞定了吗?一个个的怀疑林哥的能耐!林哥能耐再差,一个人打咱一个班不是问题!”

        “赶作业吧!下午实战课,据说是新来的李老师主持的,李老师新官上任三把火,估计课堂上要找人揍树立权威了!你们悠着点,别因为左脚先进入教室被老师当典型给揍了。”

        “……”

        午休时间,同学都趴在那打盹。

        武欢欢小手戳在一起,女孩的脸上失去了笑容。

        三天了,自己来这个学校三天了,而三天时间,自己这个同桌和自己说话不超过三句!

        第一句,你好,我叫林琅。

        第二句,请坐。

        第三句,这么简单的题目以后就不要叫我了,没意思。

        除此三句话,再没有别的话了,他好像永远睡不醒,永远都在打盹。

        武欢欢决定给这个不给自己面子的男人,一点小小的震撼。

        昨天请教你题目,你嫌弃太简单,那我给你弄个难的题目,我难为死你!

        武欢欢拿出来了自己的笔记,笔记本上记载着一个自己在恒水一中时期的一个难题,是关于永生工程的科技攻关难题。

        你一个武科学生,我给你个文科难题,我气死你啊!

        武欢欢准备好了题目,看了看周围同学,都已经在桌子上趴着睡觉了。

        武欢欢小心翼翼的用胳膊肘戳了戳正在熟睡的林琅。

        林琅醒了来,他打着哈欠,一边狐疑的看着武欢欢,似是在问,女人,你这回叫醒我干嘛?下午还有课呢,我现在要抓紧时间睡觉!

        武欢欢把自己笔记本递了去,“我有个题不太会,学习委员能帮我回答一下吗?”

        学习委员四个字,武欢欢咬的特别重,大有一副,你不是很能耐吗?你会不会啊!

        林琅扫了一眼道,“脑端接口问题?这不是文科的科学难题吗?”

        武欢欢靠着座椅,侧目撇了一眼林琅,大有一副你昨天不是挺能耐的吗?说我给你的问题太简单没挑战性?我现在给你整个难的,你继续支棱起来啊!

        林琅拿着笔记本看了一会后,转着圆珠笔,“其实要回答的话,也不难。”

        武欢欢看着林琅,狐疑道,“你能回答上来?”

        林琅道,“能是一定能的,只是这个问题难度不是一般的高,要是我回答上来,你不打算输点什么吗?”

        武欢欢想了想,“那晚上我请你吃饭。”

        “不用。”林琅看着武欢欢温润如玉的左手皓腕,“你手上的手链很漂亮,我要是回答上来,手链送我怎么样?”

        武欢欢看向了自己的左手手链,这是一条如银白色底银,镶嵌着蓝白色冰寒宝石的手链,做工,材质都是一等一的,是武欢欢最喜欢的手链。

        面对这个男人的挑衅,武欢欢咬牙道,“换个东西行不?我这一套文具也很值钱,你要是能解答,我把文具都输给你!”

        林琅道,“你这个问题,很有搞头,很有价值,要你一条手链已经是轻的了,你要不舍得,我就不回答了!”

        武欢欢看着林琅,他会不会是不会才故意要了一个自己不愿意给的手链?

        一定是的!

        想想这个问题,我上次在恒水问空间系的博导老师,老师都解释的很艰难,他一个武科学生,他根本不可能解答。

        所以,他故意选择了一个我无法给的理由?

        武欢欢银牙咬紧,“好,你回答,如果你能回答出来,我就把手链给你!”

        林琅拿起了笔,开始解答。

        武欢欢在一侧道,“你真会?”

        林琅道,“是有点难,但还能接受。”

        武欢欢道,“你能不能一边解答,一边给我解释说明一下啊!我这道题是真不会。”

        林琅道,“你想什么呢?大家都在午睡!我说话声音大了,吵着大家很没有公德心的!”

        “没事!”武欢欢主动凑近了,“你声音小点,我能听见就行!”

        林琅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处子体香,这香味,有点像栀子花香,又有点像杏花香。

        林琅揉了揉鼻子,解题重要,指着问题道。

        “我不是贪墨你的手链,主要是解答你这个永生脑端接口的问题很复杂!”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按照正常的解题思路,就要搞清楚一串的问题。”

        “大脑的底层原理是什么?”

        “神经元又是如何工作的?”

        “为什么说大脑是人体中最复杂的造物!”

        “我们的意识来自于哪里?”

        “大脑是如何进化出高保真数字信号的?”

        “如果用纳米机器人,在人清醒的时候逐步把大脑一个细胞一个细胞按原结构改造成机械脑,意识还是原来的那个吗?如果不是,哪个时刻变成另一个呢?改造过程又会有怎样的感觉?改造完可能会出现什么特殊的改变吗……”

        武欢欢听到这话,顿时整个人都蒙了,他,他怎么说出了和自己博士导师一样的话语,博士导师当时也是这么给自己分析这道题的!

        他只是一个武科生,他不是文科生,他怎么会这些啊!

        而林琅没有注意到武欢欢的眼神,林琅现在进入了【专注】解题状态,林琅的逻辑思维思考能力二倍速下,林琅之前挖宝挖到的紫色科学书籍里的知识倾巢而出,让林琅对这个难题变得得心应手。

        林琅继续道,“其实,我刚说的那个问题解题思路是错的,也是主流会犯的错误,也就是你为何会陷入困境。”

        “因为你总是站在一个完美主义的角度去解决问题的!”

        “而真的要解决问题,需要用朴实的唯物主义科学价值观。”

        “举个例子,你以为人体是个精密仪器机关算尽,其实真相是,它真的只是缝缝补补能用就行。

        “所以机械飞升不要讲求完美主义,要讲求实用主义!”

        “脑端接口工程的关键就是,每个人的这上亿的神经元,长的都不一样!表达方式都不一样!也就是说,这由上亿个计算子系统构成的生物计算机具有唯一性。每一个生物计算机都是先天、后天环境、信息接触、随机变化等因素构造的动态计算系统。”

        “其特点之一就是对同一问题,在不同时间,不同刺激下,很可能会求出不一样的解。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器械飞升的话,将意识上传到通用的拟人机器脑上,记忆显然是既定计算结果,这方面可以正确保留。但基于以前记忆的新计算(基于通用模拟脑),即上传后的每时每刻的生活,由于计算机硬件已经不一样了,就会得出和原来完全不一样的处理结果。”

        “也就是说,他是张三,他突然好像换了个人!张三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那么基于这个通用模拟脑产生的增量记忆,就已经和未上传前分叉传导!所以,想要保留人格,就需要全脑精细扫描,针对个体进行制造定制化机械模拟脑!”

        “脑端接口的实验端就这么完成了!”

        “我还帮你搞了个公式,这是端口的公式,你可以回头试验一下!”

        武欢欢此刻木然的坐在那,整个人被震的七荤八素。

        这个男人,居然,居然真的用另外一种解题思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甚至还总结出来了公式!

        公式是什么?公式是千百次研究之后才能总结出来的,他第一次解题直接给公式,他是不是私底下已经对这个问题解答过很多次了?

        一个武科生不去练习大擒拿手和洪拳,天天研究科学难题,怎么听起来这么玄幻啊!

        林琅抬头,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几乎贴在了自己脸上。

        林琅下意识,手指点着武欢欢的肩膀,把武欢欢推开了一尺之外,“同学,明白了吗?”

        武欢欢看着林琅,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你给我解释一下,意识上传这个基础理念!”

        林琅道,“这是第二个问题,你还有东西抵押吗?”

        武欢欢把自己左耳上的耳坠拽了下来,顺势和手链一起送到了林琅面前,“怎么样?”

        林琅拿起了女孩手里的手链和耳坠,低声道,“意识上传我更喜欢理解为电子克隆,毕竟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非常有力的证明灵魂的存在,更不用谈灵魂是否可以从血肉容器转移到电子容器。所以结论很简单,你自己和你的克隆(包括人格记忆)在你自己看来是两个人,不过在别人看来是同一个人罢了,所以机械飞升也只是你的克隆而不是你飞升,有一本典籍思考了这个问题,这本书叫《活体脑细胞》,你可以去了解一下。”

        武欢欢不死心的又道,“机械飞升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是复制黏贴吗?”

        林琅道,“不,是更新迭代!”

        武欢欢道,“具体聊聊。”

        林琅道,“内容很多,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的,不过你要是非要我说,那不管是更新迭代还是复制黏贴,都是以一个最坏结果的假设为前提不断推演告诉你这个不可能那个不可能,但实际上人体的细胞一直在替换,人的意识也不过是脑细胞之间传输的电流集群而已。”

        “你所说的不过是直接把这些电信号集群全部传输到一个新的终端,但这不叫机械飞升,最多叫信息的复制体存储或复制体上传存储,因为信息无法脱离原物质基础,这个方法实现的是复制删除而非改造。机械飞升只有一种方式,忒休斯之船式的改造,以至少纳米级别的机器逐个替换现有脑细胞,替换后的机械细胞在算法上无限接近于大脑的生物电信号传输交流方式,在实现保持原有身体感官控制能力完整不变的前提下逐渐增加新的感官,这才叫机械飞升。”

        林琅说完之后,武欢欢白净的小脸蛋上红彤彤的,就好像是一个被人欺负了的红苹果。

        这个人,真的是武科生吗?

        他的知识储备,科学见解,完全可以去参加文科高考了。

        他和自己的这次过招,就好像是把自己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完还能一只手把自己打进墙缝里,抠都抠不出来的那种。

        林琅左手一个手链,右手一个耳坠,饶有兴致的欣赏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同桌已经被震的三观稀碎,破了大防。

        而周围假睡的男同学们,此刻一个个用各种偷窥方式,围观着教室后面。

        一个个男同学此刻纷纷对林琅这个学习委员竖起了大拇指!

        即使是平常总是喜欢和林琅对着来的黄天霸,也不得不承认,泡妞还得是我林哥啊!

        别的男生追女孩都是各种送送送。

        我林哥泡妞是赚赚赚!

        才多久啊,恒水校花已经赔进去了一条手链和一个耳坠!

        而且刚刚恒水校花就差抱着林哥了,那亲昵的热乎劲儿,热恋的情侣都没你俩露骨!

        太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