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科幻小说 - 高武:我能登陆一万年后在线阅读 - 第48章 开一门全新学科,证一个至圣先师

第48章 开一门全新学科,证一个至圣先师

        林琅看了一眼营养仓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三个小时,想不到自己一口气居然回答了十三个小时。

        罢了,下机,回去睡觉。

        可就在这时,林琅突然发现,营养仓的玻璃门,开启不了了。

        林琅傻了眼,我,卧槽,搞什么呢!

        营养仓坏掉了吗?

        林琅下意识想要一拳干爆这营养舱门,但是,林琅意识到了个事情,自己是齐天,自己的这个人设是不会武功的。

        林琅晃动着营养仓门的时候,营养仓上面出现了一行提示,“营养仓正在检修当中,距离开放还有24h!”

        林琅无语了,自己只能等待24h吗?

        就在这时,林琅刚刚交的试卷又出现了,上面出现提示,“您的试卷问题没有回答完毕,请您继续回答!”

        林琅看着自己写的试卷,试卷上哪些林琅不屑的问题都是简单的回答,只有熵问题是具体做了详解,当时林琅细细看了一遍,自己没有漏题,怎么会出现漏题?

        林琅点开了漏掉的题,是两个题目。

        熵增定律是在经典牛顿力学的前提下推演出来的,熵减是在杨的推理下出现的,经典物理力学和新宇宙力学能够通用吗?如果可以,通用公式和原理请写出来。

        熵增定律是一个概率的问题,我们不能保证我们观测的数据能否代表全部,熵增定律的前提是封闭系统,宇宙是否封闭我们不得而知,所以你怎么能肯定熵不对等守恒原则适应外宇宙?你去过外宇宙吗?

        林琅看着这俩题目,顿时气笑了,“通用与否,在于能量之间的转化,就这么说吧,各种能量之间可以互相转化,除了热能,而所有能量进行转化的时候,都会有一部分能量变成热能,也就是损耗,而热能又无法转化为其他能,所以宇宙到最后,所有物质和能量都会变成热能,也就是热寂。”

        “不是热能无法转换为其他形式的能量,而是热寂只能在不同温度之间工作,相当于能量在从高温热源流向低温热源的过程中推动其它物质变化,就像水从高处流向低处的过程中推动水车一样。同时也像水车无法将水的重力势能完全转换为需要的能量一样,热机的效率无法达到百分之百,也就是说从单一热源吸热并将其完全转换为有用功而不产生其它影响的第二类永动机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在封闭系统内,能量最终总会趋向平均,没有了高温热源与低温热源的差异,系统将会陷入死寂……”

        “至于你们给我说的外宇宙是否遵守,这个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就在外宇宙?”

        “真的是,科学的尽头是玄学,玄学的尽头是抬杠,一个好的科学家必然是一个优秀杠精!”

        林琅的答案很快传到了脑机对面。

        另外一边,专家团队看着林琅的答案,会议室里一片死寂,几十个科学大牛彼此对视。

        为首的老教授道,“大家有什么看法?”

        一个科学家道,“热能量损耗相当于能量转化过程中,有一部分能量转化为了微观粒子的动能,宏观上表现为物体的温度,而这些微观粒子的动能只能和其他粒子碰撞而相互传递,宏观表现为热传递,能量不会凭空消失,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宇宙的所有微观粒子运动速率接近,宏观表现为整个宇宙温度接近,也就是说宏观上整个宇宙是应该有一定的温度的,并不会变成绝对零度……”

        老教授把科学家的回答顶了回去,随后林琅更快的把他们的答案又给顶了回来,“扯淡吧你们!热寂假说宇宙最后确实不是变成绝对零度,要么怎么这个假说叫“热寂”而不叫“冷寂”呢?”

        然后又是几个科学家上去,随后更快的一些科学家绷不住了,头脑欲裂,倒在当场,更有一些科学家被追问的嘴角满是血渍,咬紧牙关和林琅死磕。

        场面很快从一场简单的松弛有度的你问我答变成了一场高强度的科学探讨,所有的科学家对着这个考生疯狂的输出,然后林琅十倍把他们的输出给怼了回去。

        老教授眼看着一个个的同伴倒下被抬入icu,一时之间有了一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这么下去,怕不是齐天这个小子要把我们都送走了!

        不行,必须拉上其他大城市的高考中心科学家一起对线!

        然后老教授开启了三十个城市的直播救援,一场史无前例的线上科学探讨会正式拉开局面。

        三十个城市都派遣了一些自己的大牛,对林琅提出的熵理论体系进行了狂轰滥炸,从熵的提出到熵的推演,作用,未来用途,实践效果,人类文明推动作用,进行了全面考证。

        面对考证,林琅不缓不急,行云流水。

        整个场面,总结起来,大概就相当于,熵科化身虎牢关,林琅化身吕布。

        三十个城市的智囊教授化身十八路诸侯,围攻虎牢关。

        “哪个将军愿意挑战这吕布?”

        “我去!”

        “不好潘将军到地大败!”

        “再来!”

        “不好吕布又斩一将!吕布放出狂言,咱家方天画戟正锋利,尔等老匹夫,一起上吧,本将军今天要杀个痛快!”

        “吕布这厮,勇猛如此,大家一起上!”

        “啊!不好了,吕布斩十多位老将军,一马当先,杀向中军大营!”

        “……”

        这场战斗持续了两天三夜,最后的营养仓门开了,但是林琅不愿意离开。

        林琅似乎杀上瘾了,对于不断变化的试卷,疯狂冲击,整个场面堪称一场科学界的“绞肉战”!

        一时之间,各个高考站点附近的医院,不断的有老讲授颤抖的被推进icu,症状统一是轻度精神癫狂和身体消耗过度。

        从来没有人想过,文科高考能和武科高考一样惨烈,而且趴下的还都是这些德高望重的科学泰斗。

        这么一来,就苦了在门外等候的武欢欢。

        武欢欢是知道林琅答题速度的,以林琅的速度,最多俩小时就出来了,但实际上,武欢欢等了足足四十个小时了。

        林琅似乎住在营养仓里了。

        如果不是有治安军守卫着,武欢欢都想冲进去找林琅。

        林琅啊,你赶紧出来吧,再有八个小时就要开始武道决赛了!!

        然而,此刻,林琅的战斗也接近了最后关节。

        三十个城市的高考总官齐齐向林琅问出来了最后一个问题,“阁下之才,我等无言以对,只能感叹,熵道不生阁下,万古如长夜!我等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阁下如此宏才大略,可有什么想法?”

        林琅看着最后一个问题,知道自己已经晋级了,索性就直言道,“旧历年间,有一个奖项叫诺贝尔奖,是当时人类最高科学奖项!而我不想当获奖者,我想当诺贝尔!”

        一个问题出现,“旧时代的科技,在你的眼里,如同残挖废墟,你都甚至不愿意多写一个字,多看一眼。新时代的路上,你快马加鞭,一骑绝尘,我们已经看到了,阁下志向并不在前辈的老路上耕耘,而是要开一门新学,当一派至圣先师?成为和牛顿,杨那样的科道里程碑的人物!”

        林琅道,“科学从来没有什么嫌弃和糟粕,大家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发展起来的,所以我们现在看的比当年的巨人更远更高,但我们不能嘲笑被我们踩着的巨人,没有他们,我们抵达不了今天的水平。另外,我可没说开一门新学,成一派至圣先师!这是你们说的,我本人是很谦虚的,你们这些老东西坏心眼可多了,你们可别害我!”

        一个问题道,“不得不说,阁下的理想很丰富,才华很卓越,但科技绝非才华到位就可以水到渠成,我们只能给你提供一条近点的路,一条更快通往科学最高圣殿的道路,但是,这路上的荆棘和苦难,还要你自己承担!”

        林琅道,“多谢,各位都是参与这门新学科的奠基者,你们都会在新学科上留下属于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最后一个问题,“科道漫漫,路长远兮,望阁下压住心性,时机到来时候,一切水到渠成!切记,历史造就英雄,而非英雄造就历史!最后祝阁下,一路顺风,本次试卷,回答结束!恭喜齐天同学,你可以离开考场了。”

        营养仓门缓缓开启,林琅看了一眼时间,我,卧槽还有五个小时。

        林琅拔掉营养管,冲了出去,“欢欢,快,快走!来不及了!”

        “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冬眠了呢!”

        “我也不想啊,但是我的试卷好像成精了,非要和我过招!快点,距离决赛还有五个小时!”

        “有把握冠军吗?文科冠军可不好拿!”

        “还行吧,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我!毕竟他们被我干趴下了三分之一老头子,我可是无一败绩!”

        “吹吧你!这是文科高考,你以为是武科啊,还干趴下?做梦呢!”

        “不聊了,我睡一会,脑子有点昏,等会到地方叫我!”

        “房车后面是换洗的武道服!等下醒了记得换上,睡着了?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