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4章:练武不练功到老屁股松

第4章:练武不练功到老屁股松

        秦寿想起来,系统说过,天命值,能够推演融合功法,还能在商店中购买东西。

        打开商店察看,不觉眼前一亮,里面的东西倒是丰富多彩,有功法,有武器,毒药、丹药也是不缺。

        秦寿越看越喜欢,商店中应有尽有,尤其是翻到第五页时,还看到了【龙元】那等天材地宝。

        让他馋得哈喇子,都快掉在地上了。

        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价格太贵,他根本买不起,就连最便宜的【化尸粉】,都要50天命值1瓶。

        “算了,这些东西现在还是别想了。”

        “与其凑够天命值购买天级功法,还不如将功法升级来得实在。”

        秦寿盘膝坐回床上,研究如何升级。

        他现在上手有650天命值。

        要是升级【华山剑法】,能够提升不少战斗力。

        缺点在于,没有内功加持不能持久战斗。

        相反,要是升级【蛰藏功】性价比更高些,提升境界的同时,一样能够提升战斗力。

        所谓练武不练功到老屁股松,就是这个道理。

        只不过,不论提升哪一个,都无法战胜已经修炼【辟邪剑谱】的岳不群。

        要知道【紫霞神功】与【辟邪剑谱】同出【葵花宝典】。

        一旦让这老东西琢磨出门道来,达到内外兼修,恐怕,整个【北华山】除了风清扬外,没人能震得住他。

        当然,现在除了风清扬外,也没人能震得住他。

        “要是,我也能学到【紫霞神功】就好了。”

        秦寿思索一番,决定先升级【蛰藏功】打牢基础,等下山后,再搞些天命值升级武技。

        点在【蛰藏功】后面的小+号,脑中立时传来提示声响。

        【恭喜宿主提升蛰藏功至初学乍练,消耗天命值80点】

        秦寿只觉身子一暖,感觉对【蛰藏功】的掌握更加精准,从初学乍练升级到略懂皮毛。

        “初学乍练、略懂皮毛、登堂入室、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原来功法也存在境界等级,那就继续升!”

        【恭喜宿主提升蛰藏功至略懂皮毛,消耗天命值160点】

        果然,升级消耗的天命点变得多了起来。

        秦寿也不废话又消耗了320点天命值,生生将【蛰藏功】升到了炉火纯青。

        瞬间,他感觉对【蛰藏功】的控制,变得收放自如,甚至有种能够打出外劲的错觉。

        “看来与我猜想的一样,内功才是基础。”

        “只要我将内力提升到一定程度,摘叶飞花皆可伤敌。”秦寿欣喜不已,当即掏出一枚【紫气丹】吞入口中。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蛰藏功】境界提升,吸收丹药的速度,也跟着提升了数倍。

        先前一晚才能吸收一颗【紫气丹】,今次,只需要短短两个时辰。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原本还在担忧,是否太过小心。”

        “现在看来我赌对了,内功才是一切战力的基础。”

        突然,秦寿眼前一亮,【蛰藏功】除了能够吸收丹药的作用外,还有装死与双修的特效。

        既然是全面提升,那这两方面也一定也会有所建树。

        “嘿嘿,要不…先装个死?”

        …

        三日之期转瞬即到,岳不群如往常般,自闭关之所出来。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出来他没有沉着个黑脸,反而红光满面笑意盈盈。

        浑身上下,充满了往日没有的自信。

        “爹,你出来了。”岳灵珊走到岳不群的身前,笑呵呵的请安。

        “师兄,你这次好像收获不菲啊。”宁中则浑浑噩噩过了三天,强行打起精神来迎接岳不群。

        “嗯,为兄这次,获得不少好处。”

        “境界虽然没有提升,但战力足矣挤进宗师高手。”岳不群抚摸着胡子,无比得意。

        环顾一圈,竟没发现宁中则脸色不妥,反而好奇问道:“平之怎么没来?”

        “难道,还不能下床?”

        “爹,小林子的伤到了肺脉,下地十分费劲,女儿就让他留在床上了。”岳灵珊没有多想,直言解释道。

        “噢…”岳不群略有深意地点点头,只要林平之没走,那就问题不大。

        至于秦寿,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问都没问。

        “对了爹,秦寿惹母亲生气,被罚去了思过崖。”

        “等他出来,您一定要好好责罚他啊。”

        岳灵珊早就惦记上要狠狠告秦寿一状,她见岳不群不问,则主动汇报一番。

        “嗯?秦寿?”岳不群愣是诧异了一秒,转而看向宁中则:“为兄记得他挺老实,怎么惹到你了?”

        听到“秦寿”二字,宁中则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止不住的一抖,犹豫之话就在嘴边。

        可转念又生生压了下去,反而为其解释:

        “倒也没什么。”

        “只是他无心练剑被我撞见,就罚他去【思过崖】好好磨炼心性。”

        岳不群无所谓道:“呵呵,原来如此,【思过崖】倒也不错,罚就罚了吧。”

        “啊?”岳灵珊一听岳不群没有责罚秦寿的心思,不服气地说道:“爹啊,秦老九太坏了。”

        “敢惹娘生气,就罚几天【思过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依女儿看,怎么也要脱裤子,打他几板子才好。”

        岳不群自是知道女儿脾气,打趣笑道:“我看,他不是惹了你娘,是惹了你吧?”

        “要不,你去脱他裤子,打他几板好了。”

        “啊!”岳灵珊当即被说得脸色羞红,捂着小脸蛋抗议道:“人家是女孩子,怎么打他嘛。”

        “爹爹坏,爹爹大坏蛋。”

        岳不群笑笑也不再开口,反而宁中则秀眉微凝,批评道:“好了,你爹爹刚出关,身子乏累,你就别再打扰他了。

        “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好吧…我去照顾小林子咯。”岳灵珊委屈巴巴地请安离去,心里则仍旧对秦寿胡乱尿尿耿耿于怀。

        决定再亲自出手,对付秦寿那个大坏蛋!

        “呵呵,这孩子,都让你惯坏了。”岳不群倒是一副慈父的模样笑了笑。

        “师兄说的是。”

        宁中则强行挤出一抹笑意,心中却是越发忐忑,岳不群是否真与秦寿所说的那般成了一个阉人。

        强行压下疑惑。

        准备等到晚上再一查究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