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6章:打出节拍打出欢乐

第6章:打出节拍打出欢乐

        啪——

        啪——

        “呜呜…秦寿你敢打我,回去之后我一定告诉我爹爹!”

        洞内秦寿逐渐沉迷于拍打岳灵珊的圆润小臀不能自拔,打出节拍打出欢乐。

        完全不理会对方的抗议。

        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今日就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啊~秦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岳灵珊拼命挣扎,奈何,她身体娇小又被秦寿扣住了命门,根本扎挣不开,除了大声反抗再无他法。

        谁知,被打后,开始很痛。

        打着打着心里竟有了一丝异样。

        似乎不再抗拒,反而有种隐隐的期待,更…希望秦寿打得用力些。

        【叮,恭喜宿主崩坏岳灵珊对身体的感知,奖励天命值10点】

        嗯?

        什么情况?

        这还有能有天命值拿?

        50点少了是少了点,但苍蝇腿也是肉,秦寿也不想放弃机会,更加卖力地又来一下。

        啪!

        “秦寿…你…你混蛋…”岳灵珊感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发烫,变得奇怪。

        【叮,恭喜宿主崩坏岳灵珊对身体的感知,奖励天命值15点】

        咦,还能有这种操作?

        秦寿大喜,这简直就是一个挖掘不完的宝藏啊。

        啪啪又是几下。

        直到捞不到好处后,才嫌弃地将岳灵珊抱到床上安抚几句。

        里外里,一次性捞了80点天命值。

        “秦寿,你就是个禽兽!”

        “我回去一定要让爹爹惩罚你!”

        岳灵珊揉着肿了三寸高的圆润小臀,恨不得将秦寿撕碎。

        “嘿嘿,去吧,去吧,师姐要是不想让其他师兄都知道,你比武输了我。”

        “你就去告诉师父。”

        “反正,我又不怕。”

        秦寿无赖地打开食盒,吃起了里面的青菜拌饭,时不时夹起一根点评几句。

        “你…你等着,等小林子伤好了,我和他一起打你。”岳灵珊红着小脸指着秦寿,再次宣战。

        “你们两个?”秦寿笑着问道:“用冲灵剑法嘛?”

        “当然!”岳灵珊满脸傲娇,似乎对这套剑法十分自信。

        “噢,师姐,那你可还记得,思过崖上的大师兄?”秦寿嘴角微扬,讥讽之意不予言表。

        “大师兄…”岳灵珊一愣,眼中里面闪过一抹落寂,失望道:“他变了,窥觊小林子家的剑谱。”

        “万一,他是被人冤枉的呢?”秦寿试着再混点天命值,看看还能不能崩坏岳灵珊。

        “冤枉?”果然,岳灵珊要比宁中则单纯得多,顺着秦寿的话问道:“谁会冤枉他呢?”

        “太素,师姐下次搞点肉吃。”

        “我才19岁,正长身体呢。”秦寿扒了几口碗中的饭嫌弃了一句,随即将碗放回了食盒,起身笑道:

        “自然是,谁得意哩,谁冤枉的咯。”

        “谁得利?”岳灵珊摇摇头,她自然想不到【辟邪剑谱】落在了岳不群手里。

        自然也就听不明白秦寿的话,拿起食盒,向着洞外走去:“哼,整日就知道胡言乱语,明天你就饿着吧。”

        “明日?你恐怕就看不见我咯。”望着逐渐远去的岳灵珊,秦寿暗暗做好了打算。

        决定告别【华山派】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

        夜晚,月光明亮,照耀在华山之上。

        宁中则故意打扮一番,沐浴焚香,涂上淡淡的胭脂,穿上青色淡明纱衣,美艳娇躯若隐若现。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她生出一抹凄凉与不舍,想着若是秦寿骗了她,今夜便是岳不群的最后一次。

        事后,亲去【思过崖】取了秦寿的性命,在自尽于人前,也好保全住【华山派】与自己的清白。

        “师妹,天色不早了,睡觉吧?”岳不群走进房中,瞟了眼宁中则手中的胭脂盒后。

        不冷不淡地躺到上床就睡。

        宁中则见走近床前,趴在岳不群的胸膛上温柔似水地说道:“师兄,我想你了。”

        夫妻之间自有默契。

        岳不群知道宁中则想要做什么,只是他如今有心无力,不由得生出一种厌恶之情。

        竟不受控制心头一怒,将后者一把推开。

        “哎呦…”

        宁中则不防,脚腕不慎扭到,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房间内,瞬间变得尴尬无比。

        “我身体有些不适,今夜先去书房休息。”

        “你自己睡吧。”岳不群自知理亏,故作恼怒地掀开被子向外走去。

        “师兄…”宁中则心头一凉,对岳不群的行为态度已然明了,秦寿所说的话不假。

        自己的好师兄,成了一个再也无法人道的阉人。

        望着岳不群决绝的背影,宁中则瘫倒在地上久久不能释怀。

        片刻之后,她才想起秦寿。

        咬着牙拖着扭到脚踝,如行尸走肉般向着【思过崖】走去。

        …

        “今晚的月色倒是不错,想必,师娘她应该与岳不群二人愉快地交流了一番。”

        “嘿嘿,也不知老岳的五兄弟能不能应付过去。”

        秦寿提前藏进了洞穴里,准备施展【蛰藏功】先死个七天八天,等到没人关注自己时,顺着后山偷偷潜走。

        正在得意之时。

        就听到一阵奇怪的脚步声,缓缓从洞外传来。

        借着月光看去,正是穿着薄薄纱衣,绰约多姿的美师娘。

        宁中则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洞口寻找着秦寿的踪迹,轻声呼唤:

        “秦寿,出来见我!”

        奈何,秦寿打定了主意装死,任她如何召唤就是不出来。

        扑通——

        宁中则终于受不了打击,摔在地上掩面痛哭。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师兄,要练那种自残的功法。

        难道,自己的身体,真的一点不值得对方留念嘛?

        委屈的哭声环绕在洞中,凄凉之音好似六月飞雪让人心疼。

        “唉,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想我秦寿最怕女人哭泣。”

        秦寿推开眼前石块,缓步走到宁中则身前,将手温柔地搭在了她的肩上。

        “秦寿?”

        宁中则一愣,心中的委屈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口子,竟下意识道抱住了秦寿的双腿,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秦寿没有说话,只是俯身将眼前的美艳少妇抱在怀中,任由她的泪水打湿自己的衣裳。

        “师娘,今日,你好美啊!”

        许久之后,秦寿望着已经哭累了的宁中则,不客气地吻了上去。

        “呜呜——”

        “别这样小寿,我是你师娘。”宁中则保持着最后的理智,想要拒绝秦寿。

        “我就喜欢…你是我师娘。”

        秦寿没有任何顾忌,不断索取,这等美人都已经送到面前,要是坐怀不乱,岂不是辜负天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