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18章:想着师娘喝着酒,小酒一天九顿九

第18章:想着师娘喝着酒,小酒一天九顿九

        偷【长生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最起码,他是做好了一个长期打算。

        二人走后,秦寿研究起李信留下的【推磨功】。

        这功夫名字简单,练起来更简单,只需要找一个磨盘大小的磨盘,每日配合呼吸之法静心推磨。

        每推一圈就可增长一丝劲力,时间越久劲力越大,成为一个力大无穷的力士。

        练到臻境后就有激发身体潜能之力,据说还能使人返祖。

        “我说,怎么没在爹身上感受到内力。”

        “感情他是位推了十六年磨盘的纯力战士。”

        秦寿猜测【推磨功】与【蛰藏功】一样,是本黄阶下品功法。

        “算了,先学了再说!”

        【叮,恭喜宿主学习推磨功(无)】

        【推磨功:无品阶功法,增加劲力激发潜力,作用因人而异】

        “无品阶功法?因人而异?”

        秦寿见之感到有趣,难怪楚人个个力大如牛,看来都练了这么一手【推磨功】。

        “也罢,就先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顺便练练【推磨功】。”

        …

        “欲练推磨,先要买磨。”

        “从此以后,我做豆腐。”

        秦寿编了个顺口溜,朝着东市走去,逛了一圈,在下午时,终于将磨盘买回到“家”中。

        七八个大汉把磨盘放在院中,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临走时,还不忘好心提醒了一句。

        “小哥,这磨盘需要两头驴才能推动,人推怕是要累死。”

        “用它磨豆腐,可要了驴命了。”

        秦寿微笑着目送几人离去,拍了两下大磨盘,熟悉的记忆向他袭来。

        这东西他熟,原主从小看着李信天天摆弄。

        掏出几粒黄豆放进去,试着修炼【推磨功】。

        “早知道买个小的好了。”

        “这…这东西,可要了我的小命了。”

        咔咔咔——

        秦寿使出吃奶的劲,也不过才将磨盘推出了三步,不断喘着粗气开始吐槽。

        咔咔咔——又是三步

        耳边突然传来寇仲与徐子陵的声音喊着自己:“岳大哥,我们回来了。”

        秦寿立身一看,就见他们一人举着半只烧鸡,一人抱着半坛老酒喊着自己。

        “你们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武场下课了?”秦寿直起小身板,捶了捶了腰问道。

        “武场只有上半日授课,下半日则是自行修炼。”

        “我们今日没有多留,想着回来与岳大哥庆祝一番,就提前回来了。”

        寇仲“笑呵呵”将半只鸡放在秦寿面前。

        “是啊,岳大哥,我们是高兴,好久没吃过烧鸡了。”徐子陵把酒放在地上附和起来。

        “半只烧鸡哪够我们三个吃的,快去再买些上好的牛肉与好菜,要吃就吃得尽兴。”

        秦寿暗暗得意,即便是未来叱咤风云的双龙,今日也要叫他一声大哥,笑着自怀中又掏出二十两银子丢给寇仲与徐子陵。

        岳大哥…”寇仲自幼被人轻视嫌弃,见秦寿如此关照自己,不免有些感动,有种遇到亲人的感觉。

        【叮,恭喜宿主崩坏寇仲、徐子陵被冷漠冰封的心,奖励天命值400点】

        意外,很是意外,秦寿没想到这也能获得天命值,拍了拍寇仲催促道:

        “大男人别搞婆婆妈妈的那一套,快去快回!”

        寇仲看了眼徐子陵,对着秦寿客气道:“岳大哥,你先吃,我们马上就回来。”

        秦寿“哈哈”大笑,不免觉得收几个小弟也是极好的,总比在这个世界上,孤孤单单的强。

        随手找来个破碗倒上老酒“咕嘟咕嘟”喝了起来,不时叹气一声:

        “我那温婉可人,善解人衣…呸,善解人意的好师娘,要是在这里就好了。”

        想着师娘喝着酒,小酒一天九顿九。

        没一会,他就喝了七八碗,望了眼日头纳闷寇仲与徐子陵怎么还没回来。

        按理说,附近就有酒馆,买个牛肉和炒菜,根本用了这么长时间才对,心里嘀咕,他们是不是拿着二十两银子,去花街青楼听小曲不待自己。

        “不好了,不好了,岳大哥,寇仲被人抓了。”

        平日里憨憨胆小的徐子陵,也不知发了什么疯,不等进到院子就开始大喊大叫,差点惊掉秦寿口中的半只鸡腿。

        秦寿喝得多了不免生出几分醉意,听到徐子陵的喊声,还以为是偷吃被人发现了,辩解道:

        “咳咳咳…”

        “不就是偷吃口鸡腿么,至于么?”

        “不是…不是,岳大哥,是寇仲被我们老大言宽抓住,扣在了街上不让走。”

        徐子陵听清了秦寿的话,赶忙解释。

        他们二人本是【竹花帮】的外围成员,一直跟在一名叫做言宽的头目手下做事。

        只是这人,欺软怕硬、其奸似鬼,常常殴打寇仲与徐子陵,今日更是冤枉二人偷藏了上供的银子不肯放人。

        寇仲与其理论了几句,就被打倒在地上不让离开。

        “嗯?欺人太甚,带我去看看。”

        秦寿心中一冷,【罗网】他搞不过,什么【竹花帮】、【青瓜帮】的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岳大哥,一会救了寇仲后,千万别和言宽起冲突,不然,这事没完没了。”

        徐子陵小声提醒道。

        “没完没了?”秦寿用力甩了甩脑袋,强行用【蛰藏功】逼散了一部分醉意。

        反应过来徐子陵话中的意思,点点头表示知道。

        “狗东西,不给老子钱,还敢跟老子凶,以为进了武场,你就一步升天了?”

        大街上,趴在地上的寇仲被言宽不停辱骂,一旁手下混混,也在不停地起哄:

        “老大,他还不服气揍他。”

        “对,让他钻裤裆!”

        …

        寇仲听着众人的辱骂,眼丝泛红,倔犟的捂着痛疼的胸口,不停的回敬对方:“你这么喜欢钻,叫你妈来钻你寇爷爷不钻!”

        “呦,又开始泛脾气了?”

        “今天,我还就让你钻爷爷的裤裆!”言宽偏要治治寇仲这头倔驴。

        指挥着两个小弟,将寇仲压在地上逼着他向前爬行。

        寇仲不肯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看的周围百姓都纷纷摇头,嘴上不说,心里也在骂他们不是人。

        “我不钻…我不钻…”寇仲双眼含泪,拼着全身力气反抗。

        奈何,他只有十七岁又长期营养不良,哪能挣脱对方几人的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