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39章:少女的小调

第39章:少女的小调

        一日工夫,几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来到太湖河畔。

        公冶乾停下马上,跳落在地,活动几下胳膊,对着车内喊道:

        “岳公子,下车活动活动手脚,咱们稍后还要坐会小船,才能过去。”

        “好嘞!”秦寿听完,带着寇仲与徐子陵下了马车。

        第一眼望去,就见那碧绿的湖水犹如一面镜子,映射着天空上的白云。

        既美丽,又舒心。

        公冶乾站在湖面,腰马合一,扯着嗓子大喊一声,瞬间,湖面掀起一阵涟漪,引得周围的芦苇纷纷摇摆。

        “好内功!这等内力竟然不输于石龙。”秦寿见状忍不住叫好。

        “哈哈,老弟真会夸人,石龙可是你们【扬州城】第一大宗师,我可不敢跟他比。”公冶乾收起嗓子,谦虚笑笑。

        “老哥谦虚了,你可是江南第二。”

        “自然要比一个扬州第一强上一些。”秦寿说的倒是实话,公冶乾的内力定是比石龙还要强上一丝。

        如此来看,慕容复肯定他心中所想的强上一丝,并非传说中的银样蜡枪头。

        便在此时,就见湖面绿波上飘来一叶小舟,一个绿衫少女执双桨,缓缓划水而来,口中唱着小曲。

        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

        “哈哈,是阿碧这丫头来了。”公冶乾大笑一声,朝着对方大吼:

        “阿碧,阿碧,我在这里。”

        不远处的阿碧放下撑船的双桨,捂起耳朵,纤皓如雪的脸蛋泛起了红晕,气鼓鼓地跺着玉足抗议:

        “公冶二哥,你能不能不要再喊了。”

        “我的耳膜都快被你震碎成了聋子。”

        “噢噢,不好意思,忘了咱家的小阿碧,不懂内功。”公冶乾“嘿嘿”坏笑,像是个顽童。

        “大哥,为何那丫头要叫公冶大哥,为二哥啊?”寇仲站在身旁好奇问道。

        “咱们要见的慕容公子,麾下有四大家将。”

        “依次是「青云庄庄主」有邓百川、「赤霞庄庄主」公冶乾、「金风庄庄主」包不同,还有「玄霜庄庄主」风波恶。”

        “所以,阿碧姑娘叫公冶兄为二哥。”

        秦寿耐心解释一句,免得二人跑到这里惹是生非。

        “那岂不是说,那位慕容公子更加厉害?”徐子陵隐隐惊讶道。

        “当然!慕容世家的势力,远远超过咱们【竹花帮】。”秦寿猜想,单以慕容复目前势力,整个江南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并不多。

        只可惜,慕容复有一个毛病,不修内力,专搞些花花道道,样样通样样松。

        以至于天龙前期,他牛逼得很,武技超群,凭借家传绝技【斗转星移】跟谁都能勉强来个五五开。

        而后来别人内力提升后,他从t1级别直接掉了t2,让挂b段誉打得失心疯,自卑到了极致,以至于后来失心疯天天做梦当皇帝。

        总之还是那句话,练武不练功,到老屁股松。

        “哈哈,败岳公子无须自谦,你们【竹花帮】背后有【李阀】撑腰也是不差的。”

        “他家四公子「天下第一好汉」李元霸,天生神力,普天之下能接他一锤者,屈指可数。”

        “若非他在军中效力,恐怕江湖之上,又多了一位猛人。”

        公冶乾走到秦寿身边笑道。

        “呵呵,公冶兄说得没错,李家四公子确实可怕。”秦寿附和道。

        二人说话之际,阿碧已经驾船来到跟前,柔声斥责道:

        “公冶二哥,你总是忍不住大喊比三哥还坏。”

        “回去后,我一定告诉阿珠姐姐。”

        公冶乾似乎听到阿珠就头疼,赶忙赔礼道歉,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子交给阿碧:

        “你可行行好,莫要将此事告诉她。”

        “否则,这丫头又要在我的酒里掺水,害我喝得不能尽兴。”

        “嘻嘻!有银子就行,我又能买些上好的胭脂水粉咯。”

        阿碧接过银子,嫌弃似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才揣进怀中。

        仿佛先前的事没有发生似的,重新换上一副笑脸。

        “呵呵,阿碧姑娘多日不见,可还记得在下?”秦寿走到近前,对着阿碧施了一礼,笑着问道。

        “是你?”阿碧一见秦寿,立马想起那日雨夜,她什么都没穿,光溜溜地在后者面前乱跑。

        羞红的脸颊像是颗大苹果,啐道:

        “你个坏蛋怎么来了?”

        听着阿碧温柔的指责,又见她脸红得都快滴出了血,公冶乾玩心大起,问道:

        “岳老弟,莫不是你占了我家阿碧的便宜?害得小姑娘家家这般羞涩?”

        便宜?

        没有!

        确实没有!

        占便宜这种事,只能天知地知自己知。

        说出去,他怕是走不出太湖就要被李青萝与慕容复联手灭口。

        “呵呵,公冶兄怕是让你失望咯。”

        “除了与阿碧姑娘一起打过坏人外,我与她不曾有过太多接触。”

        秦寿实话实说,他都是用眼睛看的,双手可还没碰过。

        “就是就是,公冶二哥你再胡说,我可不渡你过去。”

        “你啊,自己游吧!”

        阿碧嘟嘟小嘴,即便是说人时,也是小腔小调让人听着十分舒服。

        “别别别啊,我一把年纪可经不起折腾。”

        “不说了,还不行?”

        “你可千万别学阿珠那丫头,一点不讲情面哟。”

        公冶乾赶忙认错,陪笑着说道。

        “那…你们上来吧,记得小心点莫要踩空咯。”

        阿碧到底不是阿珠那般有仇必报,见公冶乾服软便邀请几人上船。

        “嘿嘿,请!”公冶乾笑着说道。

        “请!”秦寿轻轻一跃,落在船上。

        谁知这小船轻便,他刚一落下,船身摇晃得厉害。

        阿碧一个身子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

        “小心!”

        好在秦寿手疾眼快,扶住了差点落水的阿碧,把其抱在了怀中。

        “谢谢,公子。”

        “只是你下次轻点就好了。”

        阿碧红着脸说道,贴心提了一个好建议。

        “呵呵,多谢阿碧姑娘告知,在下保证下次注意。”

        秦寿拍着胸脯保证道。

        “哈哈,你们两个够了啊!”

        “你们两个够咯,莫要在我面前搂搂抱抱。”公冶乾玩笑道。

        “呸,哪有!”阿碧杏目圆瞪,啐了一声。

        公冶乾“嘿嘿”一笑,也不反驳。

        直至小船开启,温柔的小曲再次被唱起:

        “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

        “晚来弄水船头滩,笑脱红裙裹鸭儿。”

        …

        小曲委婉动听,令人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就到了湖中小岛的码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