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随随便便挑起来

第一百三十四章 随随便便挑起来

        第135章随随便便挑起来

        第二天,秦宇依旧是被苏潇潇喊醒的。

        她今天汲取了昨天的教训,远远地伸着小手去推他的小腿。

        “起、起床了。”

        苏潇潇的声音永远如同棉花糖一般软糯糯的,不仅没有让秦宇起来,反而睡得更香了。

        她也知道自己喊人起床全靠摇,便抿着唇不说话了,小手疯狂地摇着秦宇的小腿。

        秦宇还是被她摇醒了,睁开眼睛,好笑地看着她:“别摇了,醒了。”

        “吃早饭了。”

        苏潇潇低着小脑袋,站得远远的。

        “这才七点钟,太早了,再睡会儿。”

        “……”

        秦宇一顿cpu,叶瑶一个大学生,还真被唬住了。

        秦宇看着她着急的模样,嘿嘿笑道:“我睡着了,除非有个十八岁、刚刚考上煤省大学、会钢琴和小提琴、还会做家务的漂亮少女亲我一口,否则根本起不来!”

        他问了保安,来到了叶瑶的宿舍楼下。

        反正只要孩子们玩的开心的,就是祸害人的玩意。

        秦宇道:“几号楼,发我。”

        他沉吟一下,决定还是从叶瑶这里入手。

        叶瑶愤怒表情蚌埠住了,可怜兮兮地道:“可是,我们公司没有海外业务啊。”

        叶瑶仰着小脸道,脸蛋上的得意快要掩饰不住了,看向秦宇的眼神愈加像是看向低端生物。

        他又问道:“会做视频吗?”

        没办法,他的资金太少了,昨天打了一圈电话,大多都要几十、上百万。

        苏潇潇张了张嘴,捏紧了小手,依旧软糯糯地喊着:“起、起床了。”

        “游戏宣发工作是很重要的,做不好就卖不好,我的游戏不能发行,韩学姐就得不到剩下的工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事情不成,那可就是秦宇自己的问题了。

        “……”

        “楼上呢。”

        她暗道一声“女大不中留”,不由幽幽地叹了口气。

        秦宇前世曾经来过煤大数次,对里面的建筑布局颇为熟悉。

        瞧不起谁呢?

        叶瑶怒道:“我刚刚过了六级。”

        “……”

        秦宇暂时也想不到更好的,道:“暂时就这三个视频,你要插一些外国人能看懂的趣梗、图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逗比一点。”

        叶瑶额头上青筋跳了一下,神态冷若冰霜,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你是不是来骚扰学姐的?我告诉你,有我在,你休想接近学姐,我可是很厉害的,那么多接近学姐的人都被我打跑了,你要是敢――”

        楼上了些年纪了,其内的设施大多依旧破旧,最近似乎正在翻新,但一进去就能闻到卫生间的味道,显然放假期间没什么人打扫。

        “……”

        “那、那怎么办?”

        对啊,没人管,该害怕的是她好不好?!

        “我到了,出来吧。”

        外公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从宿舍楼中走出的是一个穿着白色t恤、褐色碎花短裙的少女,让他惊讶的是……少女的身材娇小异常。

        “……”

        不是,这个男人这么闲的吗?!

        看她沉默下去,秦宇知道事情果然出问题了,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吃过饭,秦宇掐了掐苏潇潇的小脸,就要离开了。

        听她又要说个没完,秦宇目光幽幽地看着她,道:“叶瑶,你也不想韩学姐拿不到学费吧?”

        正值暑假期间,校园里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校门口只有一个保安在值班。

        秦宇:“……”

        少女尽管个子小,但却有种萌萌的感觉,脸蛋像是小学生一样稚嫩。

        秦宇嘴角一抽,他的直觉没错,这女人果然不靠谱。

        叶瑶颊上闪过一丝慌张,手指在头发里掏了一下,不以为意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说完,她自己就是一愣。

        其实呢?

        不过是他们给自己带不好孩子找的借口罢了。

        “宿舍。”

        “……”

        “……”

        安楠不整天想着谈恋爱么,还隔三差五地奖励自己,现在不也是年级第一吗。

        没想到女儿对他的感情这么深……希望她能少受一些爱情的苦啊。

        “会。”

        看到秦宇敲出的一连串文字,叶瑶只感觉脑袋不够用了。

        “【离开】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

        完了,他觉得遇到电子诈骗了。

        终究是一个刚刚考上大学的小学弟,一个傻大儿而已,和她斗?

        秦宇嘿嘿笑着:“嗯,我先给你检查检查身体。”

        叶瑶冷哼一声:“那你去告我啊,呵呵,我告诉你,我昨天只是口头答应你,没有任何法律效应,你拿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再说了――”

        一段时间后,叶瑶眼睛微微睁大,神情中有点不可思议。

        这还是第一次带男生进宿舍啊……

        “嘟嘟嘟――!”

        大热天的,叶瑶没由来地抱了抱胳膊,撇嘴问道:“你会吗?”

        可惜秦宇现在资金不够,宣发力度不可能太大,只能希望游戏质量能引发轰动了。

        秦宇默默地记下了信息,进了宿舍。

        秦宇笑了笑,摇头道:“我的钱暂时够用了。”

        秦宇忽然又幽幽地道:“当然,视频质量要过关,不过关的话……我问问韩学姐会不会做。”

        她愤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会有你这么小气的人啊,你还是不是男人了,我――”

        秦宇看了一眼电脑。

        三言两语,她成功地把事情抛给了秦宇。

        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他装作没有察觉,问道:“有电脑吗?”

        听她又要说个没完,秦宇冷声打断道:“好,我去找韩学姐告你。”

        苏潇潇敢和他开玩笑了,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好迹象。

        高情商就是――现在煤大的风格落在十年后也不过时。

        秦宇抬头看着楼前“女生宿舍、男生勿进”八个字,没有说话。

        “潇潇,你变坏了。”

        “震惊!爱疯三都无法完美运行的游戏,原因竟是太酷炫了!”

        当然,他来高校主要是为了把妹。

        “好。”

        秦宇呵呵地笑着,和他玩横的?

        两人到了外婆家时,苏潇潇小脸依旧通红,湿润的桃花眼里多了几分情动的迷离,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到她的裙子有些凌乱。

        噗!

        秦宇瞬间笑出了声,轻轻她脑壳上敲了一下:“你还惦记着小鱼干呢。”

        没多久,秦宇眼眸就是一缩,有些懵逼。

        可惜只是梳着马尾辫,要是来个双马尾,丢到幼儿园里绝对没有任何违和感。

        叶瑶瞬间怒了,一阵咬牙切齿后,还是忍了下来。

        从校门向内望去是一条宽阔的林荫道,两侧种满了郁郁葱葱的绿树,为整个校园增添了一抹生机,几座学生宿舍楼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树林中。

        “我出门了。”

        江筱雪不也在偷偷看言情小说吗,还不是常年保持全校前三。

        苏潇潇低着小脑袋,委屈道:“他们会骂我的……”

        她点着小脑袋:“嗯,因为你喜欢吃。”

        但风险很大,被抓住了至少也是全校通报,舆论太大的话甚至会开出,非常严重。

        虽说叶瑶答应的很快,但他隐隐觉得有点不靠谱,不知道多久能谈下来,便不打算带她了。

        真在宿舍?

        “……”

        “我听专家说了,电子游戏是祸害人的玩意,多少孩子因为打游戏荒废了学业,你怎么能做这些呢?”

        一旁的田丽彤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秦宇也就走一上午,下午就回来了。

        这小妞是学法学的?

        两人互相打量着,叶瑶仰着脑袋,眼里似乎也有点惊讶。

        叶瑶一咬牙,豁出去了,带着他上了楼。

        呵呵一笑,无他,唯腿熟尔。

        “图书馆有网吗?”

        刷!

        秦宇瞬间被ko了。

        煤大的女生宿舍,秦宇还真没进过。

        割韭菜,绝对赚钱。

        他转过笔记本,新建了一个文档,噼里啪啦地敲击起俩。

        “……”

        叶瑶依旧冷着脸,心中其实慌得不行。

        秦宇拍着胸脯:“很简单的,就是做做视频,包教包会。”

        衣服、书籍、行李箱……简直没地方下脚了。

        这小妞怎么这么能说啊?!

        “……”

        没有海外业务……开拓不就行了?

        他冷声道:“我昨天可是把其他公司都给推掉了,你的行为已经涉及到诈骗了,叶瑶同学。”

        “那你说个屁。”

        “嗯。”

        秦宇有点惊讶,大二能过六级?

        他不知道煤大的情况,反正他前世毕业都没过四级。

        得到地址之后,秦宇呼了一辆出租车,向煤省大学而去。

        秦宇眉毛一挑,比自己想象的要强一些。

        祸害人的玩意可多了去了,过去是弹珠、悠悠球,后来是电视、游戏机、电脑、手机……

        宿舍门上挂着信息牌,扫看了一眼。

        “……”

        苏潇潇鼓着微红的小脸,桃花眼中多出了一份嗔怪和羞涩。

        苏潇潇娇躯猛地一颤,心慌慌地道着歉,但声音依旧甜腻腻的,根本不相信秦宇真的会责备她。

        “道歉没用。”

        郁闷啊。

        “你们公司有海外业务吗?”

        叶瑶则是一阵气恼,感觉自己被拿捏了。

        “嗯。”

        或许大学生的宿舍都差不多,甚至女生宿舍还要更乱一些,毕竟她们的衣服、鞋子太多了。

        “小宇,今天要去忙什么?”

        呵呵,做个视频而已,胡乱给他做一个就行了。

        叶瑶尖叫一声:“你敢!!”

        秦宇整个人猛地一颤,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会英文吗?”

        几秒钟后,秦宇低着头问道:“小学生你谁啊?”

        “对、对不起。”

        叶瑶给了他一个蔑视的表情。

        事实上,理工大当年就是从煤省大学里分出来的,当然,煤省的大学就没有好的,属于矮子里面拔高个,两所高校半斤八两。

        低情商就是――未来的十多年里,毫无发展。

        叶瑶瞬间安静下来,有点破防了。

        “……”

        “新一代智能手机游戏,玩了根本停不下来,我的舍友已经在厕所蹲了三个小时了!”

        “我们当面谈谈吧,你在哪呢?”

        当然,女生想进男生宿舍就比较容易了。

        “嗯。”

        她这句话倒是很短。

        饭桌上,田丽彤若无其事地问道。

        他记得煤大和理工大的宿舍管理还是很严格的,男生很难进去女生宿舍,要么开学那几天帮着搬行李,要么……女装混进去。

        苏潇潇连忙按住他的手,道:“我给小鱼干吃!”

        他一脸闷闷不乐,原本他在这个小家里可是能排在第四位的,秦宇来了……可就只能排在第五了。

        叶瑶皱了皱小鼻子,带着他上了二楼,拐进了一个宿舍内。

        一句话,瞬间拿捏。

        ……

        秦宇故意板着脸,手指已经不老实地摸在了她平坦的小肚肚上。

        游戏宣发,靠的就是砸钱,面对铺天盖地的广告,哪怕游戏质量不过关,首日的流水也绝对不会低。

        叶瑶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潇洒地挥了挥手,示意他跟她走:“放心吧,宿管阿姨回家了,没人管。”

        秦宇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依旧没有起床的意思。

        他挠挠脸,直接一个电话呼了过去。

        苏潇潇乖乖地挥着手,不舍二字几乎写在了小脸上。

        初晨是少年火气的最大的时候,嗅着少女香喷喷的身体散发出的阵阵幽香,秦宇只感觉喉咙有些发紧。

        “快点起床了,啊――!!”

        “……”

        “五万块!”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连忙就要道歉,结果发现苏潇潇水润的桃花眼中有着一丝狡黠。

        他前世就是玩这一套的,制作一个垃圾游戏,大力砸宣发,往往首日的流水就能赚回本来,剩下的就是纯利润了。

        她已经把自己带入了打工仔的位置而不自知啊。

        “当然。”

        叶瑶似乎沉思了片刻,点头道:“好吧,那就你教我好了,但最终效果如何……我可就不保证了。”

        少女发颤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脸颊像是夕阳下烧着的云彩一样,红的惊人。

        秦宇走进了楼,看她杵在那,无语道:“愣着干嘛,带路啊。”

        秦宇:“……”

        “在哪呢?”

        他轻轻一叹,抱得更紧了一些,把鼻子埋在了她的秀发中,心中被一种名为喜欢的甜蜜感觉充满了。

        她小脸上满是懵逼,秦宇怎么做到的?

        秦宇缓缓地收回了小腿,一脸得意洋洋。

        宿舍楼不高,一共六层,当然没有电梯,更没有空调。

        秦宇尽量往简单了说:“我做的游戏准备发行了,找广告公司做下宣传,这样知道的人多了,赚的钱才会多。”

        请问现在有反诈app吗?

        他继续一个电话呼了过去。

        怎么有人打电话还录音啊?

        变态吗?

        她尖尖的下巴微微上扬,有点小得意。

        宿舍内的场景,让秦宇去描述的话就是一个字――乱。

        秦宇露出了大灰狼似的笑容:“我教你啊。”

        和他装糊涂是吧?

        他可不惯她,随手掏出了手机,开始放录音。

        “……”

        “我们公司没有海外业务。”

        怀中的少女果然愈加水灵了,已经到了采摘的时候。

        他连忙打断,道:“没有,我是来要个说法的。”

        秦宇把手机拿远了一些,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什么事情都能说这么多啊。

        叶瑶拳头捏紧,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他问道:“会科学上网吗?”

        他有些懵地眨了眨眼,顿时反应过来,苏潇潇是故意如此说的。

        苏潇潇身子发软,小脑袋不由靠在了他的身上,迷人的桃花眼中已经满是水色。

        她看着秦宇死皮赖脸,就是不起来,小声道:“妈妈和外公外婆会生气的。”

        法学2008系,叶瑶。

        他开口道:“按我的要求去做几个视频,然后发布就行了。”

        “……”

        “喜欢我吗?”

        秦宇沉吟一下,道:“过几天我会录个视频把游戏内容发给你,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文案吧……”

        “费用呢?”

        “……”

        还有,就她这身高,还敢警告他?

        叶瑶心中窃喜,面色却依旧伪装着高冷。

        叶瑶破防了。

        他目测她也就一米五左右,都没有他肩膀高,只到了胸肌下方,别说和江筱雪、苏潇潇比了,就连安楠也比她高一个脑袋。

        叶瑶一颤,道:“我觉得还是去图书馆好。”

        高大的学校大门上方雕刻着校名和校训,显得庄重而雄伟。

        “没有。”

        田丽彤微微皱眉,问道:“小宇,需要用钱吗?”

        电话接通了,他不等她挂断,怒道:“别装死,不然我给韩学姐打电话了,就说你在诈骗人。”

        宿舍是四人间,但除了中间一条过道外,堆满了各种物品。

        他把少女放在了自己腿上,轻轻地舔了一下她白玉般的耳垂,道:“潇潇,你居然骗我,我要惩罚你。”

        看到他不说话了,外婆连忙打圆场:“说什么呢,人家小宇可是考了621分,我都听说了,就是通过电脑学习的!你自己不懂就别瞎说。”

        “我去哪找你?”

        “有啊。”

        嗯,果然是耳关相心牌子的。

        “生气就生气吧,我是女婿,他们不敢说我。”

        苏潇潇:“???”

        “喂,你好?”

        他听不下去了,打断道:“那我去学校找你。”

        “当然。”

        叶瑶带点京腔的清脆声音传来。

        秦宇一眼看穿了她心中的小算盘,差点就蚌埠住了。

        “随时都能玩的益智游戏,我坚持了110个西瓜,你能砍几个?”

        外公瞬间来劲了,他昨天晚上和老朋友喝酒去了,没在家,现在逮住机会了自然要数落他一番。

        一声惊呼,苏潇潇整个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倒在了秦宇怀里。

        秦宇扫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默默低头干饭。

        秦宇干脆念她的身份证号得了。

        她羞得小脑袋要烫熟了一般,轻声问道:“能、能起床了吗?”

        他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翻了个身就要继续睡去。

        煤省大学位于省城南方,同样属于百年老校了,和理工大算是煤省最好的两所高校。

        秦宇有点无语。

        他故意板着脸,但眼角的笑意怎么也掩藏不住。

        出了门,秦宇掏出手机,给叶瑶发了个qq。

        ……

        事情成了,这件事也就算了。

        近距离听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秦宇脸上瞬间戴上了痛苦面具。

        “嗯。”

        等到玩家们反应过来,怒骂游戏是依托答辩的时候,已经无所谓了。

        “电子游戏?”

        “潇潇。”

        叶瑶没想到要求这么多,后悔贸然答应他了。

        电话里传来了她深呼吸的声音,几秒钟后,这才道:“我今天在学校有点事,不去公司了。你们男人要有绅士风度,知道吗,不要为难女孩子做人家不喜欢做的事情,还有――”

        苏潇潇一副哭出来的模样,还以为要分别多久呢。

        秦宇:“……”

        他始终坚信,无论是多好的大学,总有缺钱却又极度爱慕虚荣的女孩子。

        他能轻松把她挑在枪上!

        她一脸生无可恋,可以预想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

        突然,一个婉转妩媚的女声自屋外传入。

        “瑶瑶~干嘛呢?”

        简简单单五个字,但秦宇却是听得头皮发麻,只感觉头发都立了起来。

        我靠,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