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都市言情 - 九零军媳:兵王老公不见面在线阅读 - 第484章 你知道这小子干什么了吗

第484章 你知道这小子干什么了吗

        孙英用西红柿扣了林锣,又用鸡毛掸子抽大伯母,场面一度混乱。

        林锣想要拉孙英,被林毅轩拦着。

        “哎,大伯父,女人之间的斗争,你上手多丢老爷们面子?”

        锦书看得嘴角就没下来过,这戏她喜欢看啊,热闹!

        眼见着大伯母要抓婆婆头发,锦书手疾眼快抓起一颗麻将砸过去。

        咣当一下,大伯母被砸得眼冒金星。

        “哇~~~~”撕心裂肺的哭声从婴儿房传来,林毅轩一个健步冲进儿童房。

        闺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躺在床上嗷嗷哭。

        林毅轩赶紧把她抱起来,又怕媳妇老妈吃亏,抱孩子出来观战。

        结果,前一秒还干嚎的亦琛,下一秒不哭了。

        眼睛瞪得大大的,甚至都舍不得眨一下,全神贯注看前面大战。

        林毅轩低头,嘴角抽了抽。

        “你不是想看戏急哭的吧?”

        小丫头根本不搭理他,继续看,可是婴儿视力有限,于是她就冲老爸瘪嘴,又要哭。

        林毅轩可舍不得自己的小宝贝哭,赶紧往前走几步,小丫头又开心了。

        “你跟你妈妈还真是......”林毅轩摇摇头,闺女喜欢看热闹,这是随了他媳妇吧?

        看给他媳妇乐的,喂孩子喂到一半,穿着家居服就跑出来看热闹,光看还不够,她还想上手帮孙英。

        陈晨觉得亲家打起来了,她干巴巴地坐在这看也不合适。

        就假惺惺地让两个儿子过去拉架,于家哥俩也是真卖力气。

        一个过去拦着林锣,一个拦着大伯母,明晃晃拉偏架。

        孙英鸡毛掸子上下翻飞,揍都揍不过来。

        最后咔嚓一声,鸡毛掸子断了,五彩斑斓的鸡毛掸子在空中泛起一道优美的弧度,落在地上。

        “哎呀,别打了,都是亲戚,来都来了~消消气~”林毅轩看战斗结束了,这才过去假惺惺地拦着老妈。

        林锣鼻子都要气歪了,打完了,这个浑蛋才想着拉架?

        “再让我听你们胡乱放屁编排我两个小孙儿,我弄死你们!”孙英霸气咆哮。

        “好!”锦书抱着儿子给婆婆叫好。

        “你恼羞成怒什么!我们说的,难道不是实话?毅轩,我可是为了你好,你这两个赔——两个大丫头片子,将来能撑起这么大的家业吗?我好心好意让个儿子出来,你们别不知好歹!”

        大伯母头发都被孙英抓成鸟窝了,就这还没放弃给自己立一个好人人设。

        “就是!一个小姑娘已经很惨了,还有个残疾的,将来不得让人欺负——欺负.......”

        林锣的声音消失了。

        锦书看怀里的小家伙一直暗搓搓使劲,就把他的纸尿裤脱了。

        一道清澈黄澄澄的液体喷涌而出,呲了林锣一鞋。

        林锣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那,那是?

        “残疾......你指的是,多了个这玩意?”林毅轩比了比儿子的小小鸟。

        “你生的,不是两个女儿?”林锣这才意识到自己闹了个多大笑话。

        他打听了一圈得到的消息,竟然是错误的?

        于锦书没有生两个女儿,也没有一个是残疾的?

        “我孩子是男是女,跟你都没有一分钱关系。”锦书等儿子嘘完了,才把他的小尿裤提上。

        “没人规定继承人一定是男孩,这两孩子谁有能力,企业就给谁,都没有能力,我就把企业捐给国家,也轮不到你,我看你们也不想在我这干了,也不用回蘑菇省了。”

        看够热闹,就该清算了。

        “那不行!我们工作都辞了,你不让我们回蘑菇省,我们拿什么生活?”

        林锣见自己没给儿子争取到继承权,还被锦书开除了,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捡破烂,掏大粪,干什么不能活?”孙英接话,“我儿媳好心好意给你们安排工作,你们上门捣乱咒我两个小孙!我还要跟亲朋好友都说道说道呢!”

        “这是误会,听我解释啊!”大伯母看情况不好想服软,林毅轩不给她机会,打开门,直接把两位撵出去了。

        “你起码让我见见我儿子啊!”大伯母在外大吼。

        回答她的,是屋里传来的麻将声,以及偶尔传来孩子的哭声。

        人家又开始打麻将了,门一关,小日子要多滋润有多滋润,根本没人搭理他们。

        “这可怎么办?”大伯母满脸为难。

        本以为抓到于锦书的把柄了。

        没想到丢了这么大的人,不仅没拿捏于家人,儿子的下落也没打听到。

        “先找地方住下,找机会再来。”林锣越想越气,伸手打了她一巴掌。

        “让你打听消息,你都打听的什么!”

        “你个老不死的还怪我!我儿子都不见了,我找谁去~”

        锦书等大伯母哭嚎的声音渐渐离开,这才好奇地问林毅轩。

        “林天赐离家出走了?这什么情况?”

        她生孩子这段时间,林损人到底背对着她动了多少手脚?

        “这事说来话长。”

        早在锦书生孩子前,林天赐就从蘑菇省偷偷跑出来了。

        离家出走,美其名曰,寻找他那失落的爱情。

        林天赐无法忘记他看到的那个美人,梦里都是人家,收花的工作枯燥无味还很累,他就偷跑出来。

        身上没带多少钱,不敢跟锦书联系,就偷偷找到林毅轩,想要他帮忙安排住的地方。

        “堂弟找我帮忙,我林毅轩是那种冷血的人吗?我得管啊!”林毅轩说得大义凛然。

        “我咋那么不信你有这个好心?”锦书太了解他了。

        “我给他安排到工地去了。包吃包住,还给工资呢!”

        众人哄堂大笑,这才是他们认识的林损人啊。

        “工地那么苦,他能坚持?”孙英挺纳闷。

        根据她对林天赐的了解,那小子大概一天都干不下来,吃不了苦就得哭着喊着回来求林毅轩和锦书。

        可这段时间,家里很安静啊。

        “我媳妇生孩子坐月子,不安静哪儿行啊。我想着锻炼下那怂包,就跟工头预支了他2个月工资。”

        林天赐干一天就受不了,想走,结果包工头把他拦下来了。

        钱被林毅轩拿走了,工头说干不满2个月,就卸林天赐一条胳膊。

        当然卸胳膊这事,林毅轩没说,当着岳父一家,他还想保持下好女婿人设呢。

        “啧啧啧,你小子可真够损的。”孙英听得津津有味,没什么诚意地训了儿子一句。

        “你要知道林天赐这混球干了什么,就不会说我损了。”

        “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