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科幻小说 - 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卫渊连斩西夏七将!

第七十四章:卫渊连斩西夏七将!

        “小贼,听好,本将军名叫...”

        李宁隆与卫渊照过之际。

        前者刚要自报名讳。

        结果就看到对方一计上挑,避犹不及,顿时跌落马下,命殒当场。

        从腹中到脑门之上,逐渐蔓延出一道伤痕,顷刻间,血染黄沙。

        卫渊收刀而立,虎目圆睁,

        “我这刀下,不知斩了多少无名鼠辈,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每当两军近战厮杀之际。

        卫渊就相当于人形绞肉机。

        所到之处,无不是鲜血淋漓,尸骸遍地。

        死在他刀下的西夏、辽军士卒,早就不计其数,那些,不都是无名之辈?

        下一刻。

        周军阵营中,爆发如海啸般的喝彩声,

        “彩!彩!彩!”

        “卫将军威武!威武!”

        “大周必胜!雁门必胜!卫将军必胜!”

        “...”

        一开始,卫渊担任先锋的时候,有许多老将,不是太服他。

        但当亲眼目睹他上阵杀敌的一幕时,一切不甘心、不舒服的想法,全部烟消云散。

        什么是世之虎将?什么是万人敌?什么是力拔山兮气盖世?

        这就是!

        卫渊看向西夏军,大声道:“可有人胆敢出来,再与吾一战?”

        西夏士卒面面相觑。

        很快,西夏大帐内。

        斥候将李宁隆被卫渊斩杀的消息,告知野利遇乞以及其余诸将。

        瞬间,人人表情凝重,连带着周遭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

        他们可是知道李宁隆的本事。

        那双刀要是耍起来,没个七八人,还真的奈何不了他。

        “武将对阵,讲究的是一寸长,一寸强。”

        “卫渊擅使关刀,而我擅使铁槊,或能与之一战!”

        一名叫做拓跋存孝的将领缓缓起身。

        他的父母,给他取这个名字,或许是想让他成为李存孝那样的人物吧。

        严格来说,拓跋存孝不是野利氏的人,谁是西夏共主,他效忠于谁。

        如今李元昊是西夏的皇帝,他自然效忠李元昊,可如若李元昊禅位于某个皇子。

        他就会效忠那個皇子。

        这种人...

        还是死了好。

        想到这里,野利遇乞很高兴,笑道:

        “拓跋将军,有几分把握,能够战胜卫渊?”

        拓跋存孝抱拳道:“周国中原有关羽温酒斩华雄的典故,末将也不说几成把握,但请元帅温酒一壶,酒凉之前,必将其人头带来!”

        野利遇乞猛地一拍大腿,豁然起身,激动道:“好,本帅亲自为将军温酒一壶,静候将军佳音!”

        拓跋存孝遂离开此间。

        帐内,野利遇乞一边温酒,一边向众人笑道:

        “死在拓跋将军手中大槊的人,不知多少...”

        “此番,拓跋将军必能凯旋!”

        不多时,酒刚刚温好。

        有斥候来报,说是拓跋存孝被卫渊杀了。

        脑袋和身体都分家了。

        死相极惨。

        卫渊还在营外叫阵。

        这时,野利遇乞看了看摆在拓跋存孝桌子前的温酒,又看了看众人,一脸尴尬。

        嗯...说的是酒未凉之前,将卫渊的人头带来。

        结果这刚温好酒,还没来得及凉下去一点儿,这人,说没就没了...

        顿了顿。

        野利遇乞突然双眼通红,唉声叹道:

        “还我拓跋将军!还我拓跋将军!”

        随后,再次看向帐内诸将,装出一副很痛心疾首的模样,开口道:

        “诸位将军,谁愿为拓跋将军报仇?谁愿涨我大夏志气?本帅,必有重赏!”

        “谁?谁愿去?!”

        话音刚落。

        众将士你看我,我看你,相互对视,随后又都不约而同的垂下头去。

        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倒是有几名被野利兄弟一手提拔上来的将领想要请缨。

        结果被野利遇乞用眼神警告压下去了。

        等了许久,仍是没有皇帝一脉的将领跳出来主动请缨。

        无奈,野利遇乞只好再次点将,

        “没移旺景,你的妹妹乃是当朝太子妃,你身为外戚,自当要为大夏建功立业!”

        “听闻你自幼习武,自诩一杆长枪在手,三军无人可敌,你去,为李将军与拓跋将军报仇!”

        当今西夏的太子妃,的确是没移氏。

        但没移旺景,只是没移氏的堂兄啊。

        就西夏乱成一麻的状况,堂兄妹关系有屁用?

        没移旺景很不想去。

        他虽然是有些武艺,可远远比不了拓跋存孝。

        至于什么一杆长枪在手...那是吹牛皮啊,谁想到能把命吹走?

        说实在的,他只想靠着自家堂妹是太子妃的名头,在军中混吃等死,最好等到太子登基那天。

        那堂妹摇身一变,可就是西夏的皇后了。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要在军中崭露头角。

        他真的不想去。

        他用着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野利遇乞。

        后者撇过头去。

        没移旺景唉声一叹。

        我是太子妃的堂兄,是太子的人不假,可我...不是皇帝的人啊!

        两军阵前。

        没移旺景冲锋了!

        没移旺景紧握长枪,向卫渊杀过去了!

        没移旺景挥舞长枪,如龙似凤,缭乱眼球,好生厉害!

        没移旺景倒下了,他倒下了!

        他距离卫渊还有几十米!

        他倒下了!

        就这么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卫渊,你...你竟暗算我!”

        不知为何,没移旺景突然口吐鲜血。

        卫渊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个词语叫做血口喷人了。

        原来就是这么来的!

        明明自个什么都未动。

        没移旺景就自己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卫渊摇了摇头,从腰间掏出一把弓弩,

        “看好了,这才叫暗算。”

        咻得一声——

        没移旺景倒地不起。

        这次,是真的起不来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真有暗算...

        不,明算。

        该死的。

        后世野史记载。

        如若卫渊没有暗算没移旺景,如果没移旺景没有跌落马下,或许,能杀卫渊!

        人们总是喜欢对未曾发生的事情过度猜测,加以揣摩...

        但那都不重要了,因为,卫渊已经连斩西夏军三名大将了。

        “西夏竟鼠辈,无一成人尔!”

        卫渊大声叫着。

        没移旺景阵亡的消息,传到西夏大帐内。

        野利遇乞表情淡定,似乎...习惯了?

        他也不搞那故作悲伤的那一套了。

        不装了。

        直接看向皇帝党的一名将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那将领如坐针毡,抱了抱拳,

        “我去!”

        野利遇乞瞬间开怀大笑,“静候将军佳音!”

        一刻钟过后。

        那将领死了。

        野利遇乞冷嘲热讽道:

        “不愧是我西夏的一员悍将,居然硬生生撑了一刻功夫,想来是与那卫渊过了几招。”

        众将士撇了撇嘴,您这是夸人还是损人呢?

        忽地。

        野利遇乞神情一变,正色道:

        “诸位,卫渊已连战四场,此刻气力必有衰微!”

        “此人非一人之敌,不知有哪几位将领,对其围而歼之?”

        这一刻。

        他是认真地,想要搞死卫渊。

        先前几阵,不过是借卫渊的手,处理几个碍眼的家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