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扶一把大秦在线阅读 - 第282章 仓皇的江东子弟(第一更)

第282章 仓皇的江东子弟(第一更)

        项羽是个急性子不假,但是急性子也并非全然没有好处,急性子的好处就是遇到事了的时候处理的那是相当的果断,就比如说现在。

        这个时候要是换成一般的将领,那自己中了敌军的埋伏,手底下不少军士就这么被近在咫尺之间的敌军就给射杀了,那自己至少得在这把那箱子里面钻出来的秦兵全都给干死吧,这么起码面子上面还能稍微好看点。

        但是项羽知道,有你干死这几百人的时间,寿春还不一定怎么回事了呢。

        虽然这次出来自己只带了三万人马,但是自己总共也就是不到八万人,再加上这段时间跟陈婴打拉锯战损耗的那些人马,现在的寿春兵营里面绝对已经连五万人马都没有了,而且自己还把龙且给带了出来,那里面的将领也是捉襟见肘。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兵那头可不是就能拿出来这么点人,嬴高这次带来的军士就是十一二万再加上之前陈县的守军,凑个十四万秦兵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里面除了陈婴那三万人马之外,嬴高能出动的就又能有至少十万来人,十几万对五万,自己又不在寿春,最终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项羽心里那还是非常有数的。

        所以项羽是一定要第一时间回到寿春的,那样的话自己还能跟秦兵稍微拼一拼,要是在这浪费了过多的时间的话,等回去了黄花菜都凉了。

        于是乎,这些江东子弟在项羽的命令之下,才刚刚斩杀了几个躲在箱子里用秦弩射杀他们同伴的人,就急匆匆的向寿春的方向退去了。

        这一次项羽的估计是对的,得知了韩信那边也万事俱备了,西楚霸王也被自己吸引到小树林里面熬夜去了的时候,昏昏欲睡的嬴高才终于是来了精神。

        这一次,嬴高几乎是倾尽了陈县所有的兵力,就把徐公跟一万来人留下了,显然,嬴高就是打算的毕其功于一役,压根就没给自己留什么后路。

        当项羽往回走的时候,寿春城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十多万大军,大秦的皇帝亲征,这是个什么概念,这是大秦好几十年都没有过的情况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大秦的将士们怎么能不三军用命。

        一边是计策成功了的意气风发,一边是主将不在又被偷袭了的仓皇,再加上两方人数的对比,要不是范增和张良在城里面力挽狂澜,估计寿春的防线都不能坚持到项羽的归来。

        说到嬴高是怎么一下子就几乎破开了寿春的防线,那也是颇耗费了他一番的心血。

        虽然项羽去了陈县,但是并不耽误寿春的众人们对付陈婴每天的那一次进攻,项羽刚走之后的两个时辰,陈婴就又来了,乍一看还是跟之前一样。

        所以被项羽委派对抗陈婴的那名将领也没在意,直接就率领着那不到两万的军马就去了。

        但是啊,跟之前的浅尝辄止不同,今天的陈婴那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一上来就是不惜命的猛攻,那江东将领一时间当然是不能适应,心说这厮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了,一面想要撤回去得了。

        但是你既然出来了,陈婴既然也改变了,要是他真的是个有战略意识的将领的话他就应当知道,自己这一次想要全身而退好像挺难的了。

        他这一跑,陈婴也没有放弃的意思,在后面就开始追赶,而且不知道为啥越追陈婴麾下的人就越多,等到了项羽设置在寿春城外的兵营的时候,陈婴已经不是这支军队的主将了,大秦帝国皇帝嬴高的帅旗已经高高的竖起来了。

        在军营里面发现了这一幕的范增和张良,两颗心几乎是沉到了谷底。

        嬴高亲自来了,他终于亲自来了,但是他来了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人家这一次肯定是心里面有底了,要不然人家来这干啥?

        “今次出征,怕是凶多吉少了,我等须得在此处坚持到少将军归来,而后即刻返回会稽郡之后再做打算!”

        范增本来就是一个走一步看两步的人,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次项羽去伏击人家运送辎重的队伍是个陷阱,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显然项羽是掉到坑里面去了,同时也就意味着这次出击失败了。

        但是现在摆在范增跟张良跟前的问题就是他们能不能坚持到项羽归来,或者是说嬴高能不能让他们坚持到项羽归来。

        让范增和张良稍微心里面有点底的是,嬴高虽然亲征了,虽然也带着十几万的大军,虽然也造成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却并没有对他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嬴高当然也是想要给他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是他又不想让自己麾下的兵马有什么太大的伤亡,所以就只能一面稍微施加着一些压力,一面也算是等待着项羽的归来。

        嬴高这样做,蒙毅和章邯等人那都是十分的不能理解,蒙毅不止一次的和嬴高说过,他们筹谋到了现在这个程度,那所为的可不就是剿灭了项羽吗,要是把这里面的五万大军给歼灭了,就算秦兵也付出几万的代价,那也完全都是值得的。

        嬴高没法跟他详细的解释,因为他玩的是人心,你现在死乞白赖的非要跟人家死磕,人家江东子弟为了等待自己的主将归来,心里面都有着一股子的劲憋着呢。

        这个时候能爆发出来的战斗力那肯定是最强的,你但凡要是不把这五万多人给斩尽杀绝了,人家都不带投降的,因为人家的主将,人家的少将军项羽还没回来,自己万万不能在项羽没回来的情况下就投降了,那么做跟背主没啥分别,特别是这些还都是跟大秦多多少少都有点过节的楚国人。

        要是项羽回来了,可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项羽带回来的那三万人,是不可能对这里的形势造成什么逆转的,嬴高早就已经料定了,他所能够做的就是率领所有的江东子弟退回会稽郡。

        和这里一江之隔的会稽郡,那对于项羽来说永远都是安全的,那里是他的大后方,对他也都是十分的忠诚。

        所以项羽才不怕失败,失败了,他大不了保留一点实力回到会稽郡去,再过上个一年半载,自己又是一条好汉。

        左右嬴高要是想要修建战船的话,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你就得在这条江水的边上修,所以就又会重蹈和之前一样的覆辙。

        他们的这些想法嬴高都知道,所以嬴高才要等,他就要做那个在猎物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的猎人。

        他相信等到项羽和他的江东子弟们自信满满的回到之前他们保留战船的地方,却发现那里不过是一大堆的尸体跟一大堆的断壁残垣的时候,他们心里面支撑着他们继续战斗下去的一切动力都会消失。

        到那个时候的话,才是自己真正应该出手的时候,他也相信到那个时候自己花费的气力可要比现在小的多了。

        而嬴高身边的蒙毅和章邯们,就是到现在也不知道韩信那张王牌现在已经是到了距离他们不到一百里的地方,所以他们担心嬴高这么托大下去放走了项羽那也是有情可原的。

        “太尉暂且宽心,这些江东之人,今日半个都回不到江东去,朕心中所想,不过是让我大秦的将士少付出一些生命的代价罢了。”

        面对他们的质疑,嬴高只解释了这么一句,但是这一句话里面的信息量,又是足够蒙毅和章邯他们寻思半天的了。

        还没等蒙毅他们寻思出个大概来的时候,那边项羽已经是带着自己的三万大军回来了。

        见果然寿春的情形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心里的的怒气那当真是别提了,他远远的看着那代表大秦帝皇的帅旗,知道杀死自己叔父的仇人今天距离自己那已经是十分之近了。

        他心里面太想带着一队人马直接就冲着嬴高的方向杀过去了,原本他以为自己就算见到了嬴高也多半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现在项羽明白了,想要克制谈何容易。

        “少将军,亚父等人怕是还在寿春军营之中苦苦坚守等待少将军,如今那公子高几乎是倾巢而出,心中所想显然是就要在这里跟我军硬拼一番,不让少将军带着有生力量回到会稽郡中,少将军可莫要中了秦人的奸计啊,只要我等回到了会稽郡,那公子高亲征一事无成,就会成为大秦百姓的笑柄,我等再出山之时,他再不会敢于亲征,到那时方才是我等真正的机缘啊!”

        龙且之所以能跟在项羽的身边,那当然是因为他是项羽最赏识的一个将领,而龙且对于项羽的了解那也是相当的深了,他一看项羽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想要去干啥,连忙上前劝道。

        龙且心里面明镜一般,人家大秦的皇帝既然都敢于穿着铠甲到你两军的阵前来了,人家就对自己的安全相当的自信,可不是你临时起意凭借着一股子的勇武就能杀过去在乱军之中取了人家首级的。

        听着寿春军营里面的阵阵喊杀声,再看着嬴高军营里面的那一面硕大的迎风招展的旗帜,项羽终于是长叹一声,权衡之下选择了理智,一挥手,带着龙且和大军从斜刺里杀出,增援范增他们去了。

        “少将军,此地不宜久留,此番渡江,能达到此种效果依然算是不易,我等当速速撤离。”

        范增见到了项羽之后,并没说要不是你一意孤行的话这一次可不至于这样的丧气话,而是劝说项羽一定要抓紧一切时间赶回会稽郡,只要到了战船上,到了江面上,他们就是安全的了,嬴高就算是在岸上有百万人马,他也是干没招。

        项羽不得不承认范增说的都是正理,当他发现自己中计了的那一刻起,他的想法也是跟这一模一样的,现在范增和一众将领的面前也算是给了项羽一个不大不小的面子。

        项羽当然知道不能再在这浪费时间了,不然万一嬴高那根弦搭错了忽然之间不想跟自己玩了,直接不计损失的杀过来的话,这些人马自己能带回江东多少可就说不定了。

        “君上,项羽已然和军营中的将领们合兵一处了,若是再不全力进攻,怕是他们会回到江东啊……”

        “无妨,若是项羽带着这些人马撤退,我等便紧紧在其身后追赶即可,朕之前已然说明,如此做好乃是为了我大秦的将士不会无谓的牺牲,尔等莫要再行争辩!”

        嬴高知道要是不这么说的话,自己的这个命令又是会被蒙毅他们当做是一个大昏招引发出一裤衩子的质疑的,他现在可懒得听那些,心说等到了地方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蒙毅和章邯他们那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但是嬴高在这呢,他就是天,他让你用几分力,你就得用几分力。

        于是眼看着合兵一处的江东人马就要奔着寿春的南边跑了,蒙毅连忙下令秦兵紧紧在在后面追赶。

        七十里的追逐战,说近也近,说远也远。

        但是江东的将士们知道,他们只要是跑到了这七十里之外的地方,他们就安全了,他们就能回家了,他们就暂时不用这样被动的打仗了,所以他们的脚步那当真是十分的快,后面的秦兵虽然也尽了力,但也就是堪堪能跟住罢了。

        “君上!按照现在的距离,至少那项羽定然会先行登船返回江东啊!”

        “登船?要是他们有船可登的话,朕倒是可以放过他们这一次……”

        事到如今,嬴高终于不再跟自己麾下的这些个老将军们卖关子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蒙毅可是听明白了,这不就是说江东的战船已经是被嬴高给发现了吗,或者说已经被嬴高给捣毁了,又或者说是被嬴高给转移走了。

        嬴高是皇帝,他说的话,虽然蒙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能保证的就是嬴高肯定不能忽悠自己,于是乎,蒙毅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