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新安鬼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眼睛

第十二章 眼睛

        是夜,万籁俱寂,只偶有几声鸟鸣从房顶划过,打破黑夜的封锁。

        蒋惜惜换了装束,一身黑衣黑裤,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潜入夜色中,在黑暗的掩护下朝董家跑去。

        她觉得这山村中的夜比城里静的多,也浓的多,可越是安静,她便越发不安,时不时停下来,回头朝后面望一眼,生怕不知不觉中被某样东西跟上了,自己却毫无所知。

        董家的大宅就在前方,黑夜中,屋子的轮廓似乎又被放大了几分,显得雄伟高大,甚至有些突兀。

        蒋惜惜猫着腰跑到围墙边,轻盈的跃上高墙,伏低身子朝四下观望一眼,发现院中并未有巡夜的下人后,便如一片羽毛一般贴墙落下,悄无声息地潜入董家。

        她顺着穿堂一路向里,走得极为小心,这倒不全是因为怕被人发现,而是因为一种奇怪的感觉拥挤。

        没错,就是拥挤,这里虽然除她之外没有别人,但是蒋惜惜却觉得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它们潜藏在黑暗中,发出肉眼无法看到的幽光,每一只,都盯在自己身上,把她看得浑身发僵,身体发寒,手脚都有些不灵便起来。

        于是,她狠狠朝自己脸蛋上拍了一下,勉强制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将注意力集中在内院里那一盏微弱的烛光上,起身朝它跑去。

        烛光照在窗户纸上,映出里面的两个人影,偶尔还有细语声透过窗子传出来。蒋惜惜于是俯身蹲在窗下,屏息凝气听着屋中人的谈话。

        “官人,怎么睡得好好的,却又醒了”

        首先传出来的是一个女声,声音轻柔,蒋惜惜的心像被一只温暖的手摸了一下,熨帖而舒服。

        “自从母亲走了,我便总是睡不安生,总觉得她老人家还在,有时甚至觉得她就站在床边看着我,就像小时候那般。”

        一个男人的声音随之传出,蒋惜惜认得这个声音,它是属于董宗源的,那日,他跟在棺材后面,手里举着引魂幡,哭得极痛。

        “父亲去的早,官人是母亲一手抚养大的,与母亲感情深厚,现在她走的这般突然,官人一时无法接受,也是有的。不过伤心归伤心,官人也要保重身体,否则母亲在地下也要不安的。”

        董宗源没有作声,过了许久,屋内竟传出一声低浅的抽泣,哭声越来越大,压抑且悲痛,有那么一个瞬间,蒋惜惜几乎怀疑程牧游判断错了,这个男人明明因为丧母如此伤神,又怎会有其它内情。

        可是毫无预兆的,哭声戛然而止,董宗源吸溜了一下鼻子,压低声音道,“娘子,我怕,我每晚都睡不好,总觉得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窥视着我。不,就连白天它们也在,瞪得溜圆,跟在我后头,冷冷地盯着我,我走到哪里它们便跟到哪里,如影随形,怎么都甩不掉。”

        董夫人似乎吃了一惊,过了一会儿,才犹豫着问道,“那那双眼睛是什么人的”

        “是母亲,眼睛不能说话,可我却知道她在对我说些什么,她说,她在地下等我,让我下去陪她”他顿了一下,忽然摇头否认,“不,不是,似乎也不是母亲的眼睛,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便看到过那双眼睛,它们藏在幽暗的角落里,冷冰冰地看着我”

        说到这里,董宗源的影子狠狠抖动了一下,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似的,他抓紧董夫人的手,“娘子,要不我们走吧,离开这里,离开虞山村,到一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把这儿发生的一切都忘了,把以前的一切都忘了,好不好”

        董夫人“呃”了一声,似是有些惊异,不过,她很快便镇定下来,轻声慢语地安慰道,“董家家大业大,搬离此处并非易事,况且母亲刚刚入土,我们也不可能即刻离开,不如等七七过去了,咱们再着手准备此事。”

        董宗源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娘子愿意与我一起离开虞山村”

        “女家随夫,我自是要永远跟随官人的。”

        说完这句话后,屋内便再无人声传出,未几,烛火熄灭,董家院中的最后一抹光源也终于隐逝在黑暗中。

        蒋惜惜却仍蹲在窗下不动,心里细细品味董宗源方才说的话他为何会因为董老太太的死而每晚不得安睡听他的语气,绝非是悲伤过度所致,而是因为害怕。那他在怕什么难道大人真的猜对了,这董宗源谋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才夜夜不能成眠可他为何又突然说起小时候,难道董家以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不成还有一点,这董老太太若真的是被害死的,为何尸身上无半点痕迹其他村民也不曾对董宗源起疑,还说他们母子俩的感情甚好。

        想到这里,蒋惜惜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开了,心里也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挫败感填得满满的,她恨自己为何不像大人那般,有一颗条理清楚遇事不慌明断是非的脑袋瓜子,否则,也不至于蹲在这里半天都理不出个头绪来。

        终于,小腿上的酸麻感让她无力再支撑身体,她缓缓起身,顺着穿堂朝前院走,准备按原路返回。可是刚走到墙根边,欲翻墙而出的时候,背后却忽然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冷冰冰的,如一片霜花穿过她的衣服,贴上她的后心。

        蒋惜惜身子一紧,猛地回过头去。

        她看见,一个老太太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院中,她距她很近,也就隔着三尺不到的距离,所以蒋惜惜尚能嗅到她身上那股新布的气味儿。

        淡淡的,有点刺鼻

        蒋惜惜身子一抖,脑子却忽然清楚过来,再不似方才那般混沌她刚死不久,身上的寿衣也是新裁的,自然会有一股子异味。

        刚想清楚这个事实,老太太忽然缓缓扭过身来,用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盯住蒋惜惜,冲她惨然一笑。

        是夜,万籁俱寂,只偶有几声鸟鸣从房顶划过,打破黑夜的封锁。

        蒋惜惜换了装束,一身黑衣黑裤,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潜入夜色中,在黑暗的掩护下朝董家跑去。

        她觉得这山村中的夜比城里静的多,也浓的多,可越是安静,她便越发不安,时不时停下来,回头朝后面望一眼,生怕不知不觉中被某样东西跟上了,自己却毫无所知。

        董家的大宅就在前方,黑夜中,屋子的轮廓似乎又被放大了几分,显得雄伟高大,甚至有些突兀。

        蒋惜惜猫着腰跑到围墙边,轻盈的跃上高墙,伏低身子朝四下观望一眼,发现院中并未有巡夜的下人后,便如一片羽毛一般贴墙落下,悄无声息地潜入董家。

        她顺着穿堂一路向里,走得极为小心,这倒不全是因为怕被人发现,而是因为一种奇怪的感觉拥挤。

        没错,就是拥挤,这里虽然除她之外没有别人,但是蒋惜惜却觉得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它们潜藏在黑暗中,发出肉眼无法看到的幽光,每一只,都盯在自己身上,把她看得浑身发僵,身体发寒,手脚都有些不灵便起来。

        于是,她狠狠朝自己脸蛋上拍了一下,勉强制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将注意力集中在内院里那一盏微弱的烛光上,起身朝它跑去。

        烛光照在窗户纸上,映出里面的两个人影,偶尔还有细语声透过窗子传出来。蒋惜惜于是俯身蹲在窗下,屏息凝气听着屋中人的谈话。

        “官人,怎么睡得好好的,却又醒了”

        首先传出来的是一个女声,声音轻柔,蒋惜惜的心像被一只温暖的手摸了一下,熨帖而舒服。

        “自从母亲走了,我便总是睡不安生,总觉得她老人家还在,有时甚至觉得她就站在床边看着我,就像小时候那般。”

        一个男人的声音随之传出,蒋惜惜认得这个声音,它是属于董宗源的,那日,他跟在棺材后面,手里举着引魂幡,哭得极痛。

        “父亲去的早,官人是母亲一手抚养大的,与母亲感情深厚,现在她走的这般突然,官人一时无法接受,也是有的。不过伤心归伤心,官人也要保重身体,否则母亲在地下也要不安的。”

        董宗源没有作声,过了许久,屋内竟传出一声低浅的抽泣,哭声越来越大,压抑且悲痛,有那么一个瞬间,蒋惜惜几乎怀疑程牧游判断错了,这个男人明明因为丧母如此伤神,又怎会有其它内情。

        可是毫无预兆的,哭声戛然而止,董宗源吸溜了一下鼻子,压低声音道,“娘子,我怕,我每晚都睡不好,总觉得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窥视着我。不,就连白天它们也在,瞪得溜圆,跟在我后头,冷冷地盯着我,我走到哪里它们便跟到哪里,如影随形,怎么都甩不掉。”

        董夫人似乎吃了一惊,过了一会儿,才犹豫着问道,“那那双眼睛是什么人的”

        “是母亲,眼睛不能说话,可我却知道她在对我说些什么,她说,她在地下等我,让我下去陪她”他顿了一下,忽然摇头否认,“不,不是,似乎也不是母亲的眼睛,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便看到过那双眼睛,它们藏在幽暗的角落里,冷冰冰地看着我”

        说到这里,董宗源的影子狠狠抖动了一下,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似的,他抓紧董夫人的手,“娘子,要不我们走吧,离开这里,离开虞山村,到一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把这儿发生的一切都忘了,把以前的一切都忘了,好不好”

        董夫人“呃”了一声,似是有些惊异,不过,她很快便镇定下来,轻声慢语地安慰道,“董家家大业大,搬离此处并非易事,况且母亲刚刚入土,我们也不可能即刻离开,不如等七七过去了,咱们再着手准备此事。”

        董宗源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娘子愿意与我一起离开虞山村”

        “女家随夫,我自是要永远跟随官人的。”

        说完这句话后,屋内便再无人声传出,未几,烛火熄灭,董家院中的最后一抹光源也终于隐逝在黑暗中。

        蒋惜惜却仍蹲在窗下不动,心里细细品味董宗源方才说的话他为何会因为董老太太的死而每晚不得安睡听他的语气,绝非是悲伤过度所致,而是因为害怕。那他在怕什么难道大人真的猜对了,这董宗源谋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才夜夜不能成眠可他为何又突然说起小时候,难道董家以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不成还有一点,这董老太太若真的是被害死的,为何尸身上无半点痕迹其他村民也不曾对董宗源起疑,还说他们母子俩的感情甚好。

        想到这里,蒋惜惜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开了,心里也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挫败感填得满满的,她恨自己为何不像大人那般,有一颗条理清楚遇事不慌明断是非的脑袋瓜子,否则,也不至于蹲在这里半天都理不出个头绪来。

        终于,小腿上的酸麻感让她无力再支撑身体,她缓缓起身,顺着穿堂朝前院走,准备按原路返回。可是刚走到墙根边,欲翻墙而出的时候,背后却忽然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冷冰冰的,如一片霜花穿过她的衣服,贴上她的后心。

        蒋惜惜身子一紧,猛地回过头去。

        她看见,一个老太太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院中,她距她很近,也就隔着三尺不到的距离,所以蒋惜惜尚能嗅到她身上那股新布的气味儿。

        淡淡的,有点刺鼻

        蒋惜惜身子一抖,脑子却忽然清楚过来,再不似方才那般混沌她刚死不久,身上的寿衣也是新裁的,自然会有一股子异味。

        刚想清楚这个事实,老太太忽然缓缓扭过身来,用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盯住蒋惜惜,冲她惨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