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阴阳女鬼修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用意

第二百九十七章 用意

        (ps:今天早点发上来,最近总熬夜身体吃不消了,努力做到早睡早起。另:求收藏求推荐求关注!!)

        余辰宣布骆瑾瑜与余承飞为他的入室弟子后,便有名弟子送上托盘,托盘之上放着两个储物袋和两个身份令牌,托盘端到骆瑾瑜与余承飞前,两人接过后,余辰便又点了几名余家子弟出来,认为记名弟子。

        又有弟子端来托盘,这回托盘之上就只有身份令牌,这些被点出来的都是来自余家这一脉,齐家主家里的竟一个都没有,其中便有余承飞那个便宜姐姐余水莲及他后娘与父亲生的弟弟余幼燃。余水莲是他继母带来的与前夫生的女儿。

        这几人收到弟子令牌时各个一脸兴奋与激动。

        “好了,你们两个随本座回洞府罢!”余辰似是再没耐心了般,站起来大袖一卷就将骆瑾瑜与余承飞卷起来便走。

        骆瑾瑜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力大裹挟着离开了太乙殿,身后传来众人恭送太上长老的声音。耳边传来风声和余承飞小朋友兴奋的收声。

        余辰的速度很快,等骆瑾瑜好容易适应高空中疾速飞行的感觉,他们就已经落到了凌霄峰顶了。她和余承飞被丢下来,一屁股落地,跌得好不狼狈。

        他们都还没从地上爬起,耳边就已经传来余辰那清冷的声音,“你们以后就住这里,没事别来打扰本座!”话落人就不见了。

        骆瑾瑜茫然四周,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大地到处是银装素裹。大雪还在纷纷扬扬落下,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远处有一座孤零零的草屋,孑然独立,像是孤苦无依的老人,站在白雪茫茫的山峰之颠,显出一份沧桑与无助。

        山颠之山是一大片的空地,除了远处那独立的草屋外,四周种着许多苍翠的树木,唯独留下这片空地被积雪覆盖着,如同裹了一层雪云的瑶池,透着苍凉和孤寒。

        “小姐姐,这,这里是哪里呀,老祖怎么将我们扔在这里就不管我们了?”余承飞委委屈屈的声音唤回了骆瑾瑜的注意力。

        骆瑾瑜从地上爬起来,走过去顺便将小孩儿也拉起来,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积雪,说道,“小飞,这里应该就是凌霄峰山顶了,你以后也别叫我小姐姐了,还是叫师姐吧,还有也不能叫老祖,要叫师父了,知道吗?”

        “知道了!”小孩乖巧地应声,“可是他去哪里了,还有他说让我们住在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怎么住呀?呜呜,我好冷……”

        小孩说着就搓着手臂往骆瑾瑜身边靠,那委屈的小模样让骆瑾瑜都不忍心了。

        骆瑾瑜将他搂入怀里,她也感觉冷,这里不只下雪还有山风,他们俩身上穿得又单薄,刚刚又是从温暖如春的山下飞上来的,哪里能适应这里寒冷的气温。

        骆瑾瑜向草屋方向望去,草屋房门紧闭,在风雪中飘摇,似是随时就会被吹散架了般。骆瑾瑜知道余辰就在那草屋里,真没想到身为青云大陆第一大派的启云派太上长老,就只住这样的草屋。

        这内心得多孤傲呀!

        不过,她这会儿也没空再感慨了,余辰把他们这两个小孩丢在这里,其用心可见一斑,无非是折磨要从现在开始。只是她骆瑾瑜可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倒的,野外生存什么的,她在鬼界的时候就已经历过了。

        何况她现在又不是真正手无寸铁的小孩,刚刚拜师的时候不是还给了储物袋吗,里面的东西应该有什么法宝法器之类的吧!

        骆瑾瑜拍了拍余承飞的后背,柔声道:“小飞不怕,咱们可以自力更生的!”

        “可是,师姐,我饿了……”小正太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这眼神真像只向主人讨吃的小奶狗。

        好吧,骆瑾瑜认命了,她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可不能丢下这小孩,否则余辰就更有理由惩治她了。

        “小飞乖,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骆瑾瑜安慰着,她已经看到四周有树木了,能在这么严寒的环境生长的树木一定不是凡品,说不定有什么灵果之类的。

        她感觉到这里虽然寒冷,但灵气充沛,绝对适合一些特殊的灵植生长。

        骆瑾瑜哄着小孩,让他跟着自己去寻找可以御寒的东西顺便找点裹腹的东西。

        正如她预料的,她果然找到了灵果树,于是就不客气的笑纳了树上的灵果了。

        让小孩在树下等着,她则爬到树上摘果子,摘了一个自己先尝尝,果肉多汁味美,就只是一口便觉得通体舒泰,神精气爽起来。她三两下就吃完了手中的灵果,便开始采摘其他的。

        “小飞,来,接着!”骆瑾瑜朝地上的小孩招手,将手中的灵果往他的方向扔。

        小孩儿掀起衣角来兜,接下一个个往他这里扔来的灵果。

        “嘻嘻,师姐,我们有吃的了!”小孩扬起天真的笑脸,笑得灿烂如烟花开放。

        骆瑾瑜内心酸涩,这孩子还真是健忘,有了吃的就忘记刚才被遗弃,在风雪中忍饥挨饿的经历。

        说来也怪,这凌霄峰顶白雪皑皑,寒风呼啸,但这灵果却长得喜人,也不知是什么灵果树,会如此耐寒。..

        骆瑾瑜摘了些足够两人解决晚餐的灵果,便从树上下来,有了裹腹的东西,接下来便是解决住宿问题了。

        她看着那片空地以及靠近悬崖的草屋,决定还是在灵果树边上先将就过一晚再说,等明天白天她就得想办法也搭建个草屋,现在太晚了。

        她是决计不敢去敲响那草屋的房门的,且不说余辰是不是有意在考验他们两个,就单是他那黑化了的本质,她也是不敢去的。

        骆瑾瑜知道余辰一直在用神识关注着他们,因此她就更不去打扰他了,有可能他就是以此来考验他们,若他们连这点困难都不能克服,那他便更有理由惩罚他们了。

        骆瑾瑜如此想便表现得更卖力更普通了,带着小孩找了块避风的地上,然后去捡了些树枝准备生火,这么寒冷的地方若是不生火决计会冻死。

        好在灵果树下比起那块空地来说算是勉强能遮挡风雪了,也暂时能凑活着过上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