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九百零六章吵起来

一千九百零六章吵起来

        大明烟火一千九百零六章吵起来「只有十个?你什么意思?」另外的商贾不答应了,立刻朝伙计喝道。

        伙计正在高兴,陡然听到商贾的话也没有在意,随口说道「就是咱们店铺里,这样的金表只有十个,多一个都没有了。」

        「你!你们不是做买卖的吗?怎么才只有十个?」商贾愣住了,他刚才还想着和伙计讨价还价,准备找借口压低价格。

        想着听到金表一共就只有十个,而且都还被傅雍全部买走之后,顿时就着急了。

        伙计倒是没有察觉到商贾的目的,他现在只为自己一下子就把金表卖完了而高兴。

        展颜笑道「这位客官您说的是什么话?若是一般的钟表,外面还有很多,客官想要买多少都可以。但这可是孙贤大师亲手做的金表,孙贤大师的时间多宝贵想必客官也是听说过的吧。咱们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过多地去打扰孙贤大师啊!」

        「就这么十个金表,都是还是咱们掌柜的千求万求才求来的,多一个都没有!」

        「这这这」商贾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连送上门的钱都不要。这世上竟然还有,拿着钱都买不到东西的时候。

        傅雍听着很快就察觉出这里面的门道,他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起来,显然是在想着什么对策。「傅兄!」店铺里面的金表卖完了,商贾只好把目的打到傅雍身上。他也非常喜欢这个金表啊,刚才他就想要买了,本想着杀杀价格,没有想到竟然被傅雍抢先了。

        傅雍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已经猜到对方想要干什么了,微微点头回道「姜兄有话请说。」

        「不知道傅兄能否割爱?」姓姜的神色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解释一句「不瞒傅兄,这东西咱也喜欢。傅兄买十个也用不了,就让一个给在下,如何?」

        傅雍听着脸上露出微笑。

        正当他沉吟的时候,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就是啊傅兄,咱们可都是一起来的。现在你总不能一下子把金表全买了,连一个都不给咱们留下吧?」

        「傅兄,也让一个给我,咱也喜欢这东西」

        傅雍看着众人七嘴八舌地叫着他把金表让给他们,顿时就有了主意。

        「诸位稍安勿躁。」傅雍抬头压了压。

        等众人都闭嘴安静下来之后,才笑吟吟地道「既然你们都想要,那在下不割爱,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啊?」

        「还是傅兄仁义」

        「傅兄真是谦谦君子」

        面对众人的吹捧,傅雍眼睛一眯起,笑道「不过咱们都是商人,在商言商的规矩想必诸位都比在下清楚。」

        「傅兄这是什么意思?」众人顿时警惕起来,尤其是姜姓商贾更是满脸紧张地盯着傅雍的眼睛。

        傅雍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咧嘴一笑道「没有什么意思,物以稀为贵罢了。诸位现在想要也不是不行,一只金表两万贯,在下立刻就成全诸位的美意,如何?」

        「两万贯!你怎么不去抢?」姜姓商贾顿时跳了起来,指着傅雍的鼻子破口大骂,再也没有刚才兄长兄短的客套了。

        「傅兄不行,你这太离谱了」

        「就是傅兄,咱们都是一起来买金表的。你只是提前说要买而已,现在咱们也要买,你应该原价卖给咱们才是」

        傅雍面对众人的指责丝毫不惧,淡淡地笑着道「是我求着你们买的吗?

        此话一出,几人瞬间安静下来。

        傅雍继续说道「我买十个是有用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就只有十个啊。现在我买了,你们又说你们喜欢得很,想要从我手里买过去。我本着咱们都是朋友的好意卖给你们,你们却又嫌弃价高了?」

        「看来,你们也并不是有多么

        喜欢金表嘛。既然这样,那我不卖还不行吗?」傅雍淡笑着看向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他们自己主动找傅雍买的,并不是傅雍在逼迫他们。

        一瞬间,场面极度尴尬。

        姜姓商贾低哼一声,说道「不卖就不卖,你把这次的金表全买了又如何?」

        转头朝伙计问道「你们应该不会只卖这一次吧?」

        伙计听了,连忙笑着说道「客官可真会说笑,咱们是开门做买卖的,当然不会只卖这一次。」「那下一次的金表什么时候到?咱全买了!」姜姓商贾这次变聪明了,立刻狮子大开口想要将金表全部吞下。

        傅雍听到顿时笑着摇头,刚才还在责怪自己把金表都买了呢。现在轮到他了,他却也一个都没有留下。

        其他人见此当然不肯答应,立刻齐齐围攻姜姓商贾,「好你个姓姜的,你以为就你买得起是吧?咱们也买得起!十个都卖给我!」

        「卖给我!现在就结账!」

        「我都买了!」

        伙计看到众人快要为了买下次的金表,就要打起来,连忙大声喝道「停手!!!」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顿时安静下来齐齐看向伙计。

        伙计深吸口气,说道「诸位想要买金表,可以!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货!」

        「没有货?」众人纷纷一愣,齐齐喝道「你什么意思?」

        伙计苦笑一下,连忙解释道「诸位,这金表可是孙贤大师亲手做的。有没有货,要看孙贤大师有没有时间来做这金表,若是孙贤大师没有时间,那恐怕」

        虽然伙计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众人都是人精,自然能够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如果孙贤大师不肯做的话,那恐怕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有金表了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众人纷纷不满地指责起伙计。

        伙计两手摆了摆,说道「诸位若是真想买的话,可以留下姓名,等到货了本店会派人去通知诸位。其他的,实在是没有办法」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刚才争执得脸红脖子粗,没有想到竟然全是白费功夫!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回到傅雍身上。现在只有傅雍手里的金表,才是他们的指望。

        至于说等孙贤大师把金表再做出来孙贤大师的脾气大家都有所耳闻,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心情好,才会动手做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