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掌娇在线阅读 - 481 劝说

481 劝说

        太子无声地点了点头,外面报说神医求见。

        琏亲王笑了,说:“我就说太子最近忙得很,哪儿有空跑我这儿来,原来还是为了他。那天我也问了,他说实是配不出解药来。依着我看,太子还是别强人所难了。”

        太子叹说:“无论如何,也要弄出来,若不然父皇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琏亲王一面让传神医进来,一面也不瞒着那神医,冷笑了声,说:“依着我看,太子可不单是为了皇上吧。”

        虽然说琏亲王这么些年,韬光养晦,但其中的龌蹉,却是不用想都一清二楚的。

        神医进来,头发衣服全是乱的,就像遭人抢了一般。

        琏亲王诧异地问:“你这是怎么了?”

        神医没有说话,只对着琏亲王与太子拱了拱手。但看向太子的小眼神,却是敢怒不敢言,颇为哀怨。

        琏亲王奇怪,说:“太子将我们家的神医怎么了?他可是个硬骨头,又不怕打,又不为钱财所动。我们整个琏亲王府上的人,就没一个拿他有办法的。他还专喜欢对惹了他的人下泄药,十分难缠。”

        太子哼说:“他要是敢给我下泄药,我就让人盯着拔他十年的珍贵草药。”

        捏蛇捏七寸,看样子太子是深谙其道。

        神医听了之后,愈加悲愤,却也无可奈何。苦大仇深着一张脸,也知再等太子说话,定是没有好话的,只得主动交待说:

        “草民是乡野流民,不懂礼数,也不想着往皇家人跟前凑,前些年琏王爷也是答应草民,草民才会跟来京城的。”

        这是变相解释了,当初太子着人来问解药的事,神医为何说配不出来。

        太子却不爱听,直接点破说:

        “原来不是因为琏王叔能为你提供园子,培育那些个珍奇草药啊。那好,今天长得草都弄秃了,孤让他们将你收拾的这么些年的东西,晒干了,正好烧火……”

        再次被捏了七寸,神医总算是聪明了一回,不再跟太子绕弯子,甚是凄厉地说:“只要有方子,只要有方子,草民可以研究一下试试。”

        太子眯着眼睛说:“神医不会跑路吧?”

        神医深深觉得,他此时就是太子手里捏着的一条小蛇,七寸就在太子的手指下,没事就一下一下捏着玩。

        他是真的想着先敷衍太子一下,然后偷偷地逃出京去。此后天涯海角,还怕寻不着个藏身之处?

        太子也不再继续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瞅着神医。

        大概是听着乾武帝也在倒霉,琏亲王此时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人也不再恹恹地躺床上,像是随时要断气的样子。

        而是下了床,边自己将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往身上套,边笑指着太子说:

        “他是照着储君陪养的,宫里乌烟瘴气能活得好好的,你以为就你那点儿心眼子够用?要是听本王的,你还是老实听他的吧。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本王就是想救你,也得容本王出手。”

        太子也不以为意,只是语气淡淡地说:“王叔不必劝他,人总要试试才能死心。”

        神医立时蔫了心思,也看出太子果然是个了不得的,只一眨眼,怕是一百个心眼子就出来了。

        垂着头,神医像个斗败的公鸡一般,说:“草民任着殿下吩咐,若真要草民解那毒,殿下还是去寻方子吧。”

        太子让神医下去,还好心提醒说:

        “刚才挑秃你那些草的,你看见了么?他那剑快不快?他不单剑好,追踪人也是没人比得过,听说那剑挑人头,不比挑草慢呢。神医若是想试试的话,可以随便,反正现在京上也没什么事了,他倒是很有闲空。”

        神医急道不敢,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琏亲王笑得拍桌子说:“倒是个孝心的,说句大不敬的话,他不好了,你不是更好。”

        太子正色说:“总归守好人臣之道才是正途。”

        琏亲王一听,倒是对太子生出敬佩之情来。再看着这些日子太子的表现,仁君之风,已经显现。心下不由得想,若是他日太子登基,他们这些个皇室血脉,似乎还是能过个逍遥的日子。

        看了眼面带郁色的琏亲王,太子沉吟了会儿,说:

        “有些话侄子说得可能不大对,如果皇叔觉得不顺耳的话,皇叔就全当侄子一时忙乱了,在胡言乱语。”

        琏亲王几乎能猜着太子要说什么,面上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架势。

        太子笑了笑,说:

        “琏王叔若是想不明白的话,或许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当初皇祖父没有将琏王叔与逸王叔调换的话,那么落到如此境况的,就是逸王叔。逸王叔现今的模样,是琏王叔想要达到的?”

        琏亲王没想到太子会如此说,而且他也没这样想,倒是愣住了。

        太子见了,知道自己的话有些做用,于是又再接再厉地说:

        “其实这么些年,安太妃在明知道琏王叔出身的情况下,对琏王叔可谓是尽心尽力。而且对安家,应该也未透漏半分吧。就看当看安家为了帮王妃寻神医,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了。琏王叔想,就是亲生的,也不过如此了吧?”

        说到这儿,太子停住,没现继续往下说。也没有往下说的意义,这事谁接受起来都挺难的。

        若真说安太妃对琏亲王有多少母爱,但在安太妃选择这么多年没将直相说出来,说明感情上,还是向着逸亲王。

        但对于琏亲王来说,安太妃也算尽力了。若不然,安太妃心够狠的话,完全可以挑拨下关系,让梁太后将琏亲王弄死,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真那样的话,此时的梁太后只怕就真的死的心都有了。

        其实事情出了,一意责怪也改变不了事实,换一种角度想的话,安太妃对琏亲王教育上也算是到位。最起码琏亲王为人正直,也算得上是博学多才。

        而逸亲王,其实说句实在的,除了能生之外,是个眼睛就能看出来,他算是被梁太后给养废了。